2019-09-18, 週三

【親子情】他自閉,但心沒有關(上)

當實習社工的時候,我來到一間智障人士的家舍,有二十多人,這裡像他們的家,他們平日在宿舍工作完,下午四、五時就會回來,然後待黃昏吃晚飯,看一會兒電視,然後就要洗澡去睡覺。

【親子情】他自閉,但心沒有關(上)- 鄺俊宇

花了好一段時間,我終於跟他們走近了,既要管理他們的秩序,也要跟他們建立好關係,這過程,讓我越來越喜歡他們,其中有一位男孩,我印象最深,給他一個化名吧,叫子衡,他有自閉症,中度智障,平日會忽然喜歡胡亂叫,但尚且受控,一叫就會停。要跟他溝通,當然要花多一點心機,我每當完成手上的工作,就會找他玩,漸漸地,他記得怎喊我名字,也知道要聽我的話。

他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孩,樣子有點帥,也很可愛,這或許正正為何他頑皮,但還是很得職員寵的原因,但他也有讓人頭痛的時候,尤其他喜歡偷偷進入我們的辦公室,靜靜偷走了所有表格,對,是表格,他不知怎的很喜歡收集這些表格,在表格後塗鴉。

有一天,我發現辦公室的表格又全不見了,當然立即就知道是子衡,於是馬上去找他,不出所料,他又在塗鴉了,作為實習社工,我當然要阻止他繼續畫,可是,當我一看見他在寫的句子時,我的手就停住了。

不太擅長組識的他,在紙上像罰抄般寫著「很夜,很黑,很寂寞」

他寫得有點歪的字,填滿了整張紙,別忘了,他平日或許連完整的一句也說不出,可是這時候,看著還未停手在抄這句話的他,我雙眼都有點紅了。

我拍拍他肩:「你在掛念誰?」

一個人寂寞,通常都是想起一個人,這與智力沒關係,他一樣有感受,覺得寂寞也是正常的。

他沒有回應我,繼續自顧的罰自己抄,我也沒有收回這些表格,大不了再印吧,只是我心裡多了一個問號,令我很想去認識他的家人,我想知道,這男孩背後的故事。

圖片來源:Timothy Archibald - Echolilia: Sometimes I Won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