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變得陌生,還是老地方嗎?記得曾經流連在地庫拍貼紙相,精心加工後過膠再放在錢包裡;與朋友在籃球機大戰,玩得手累也不停;在櫥窗搜尋送給那人的生日禮物,連店員也記得你已經進來三次了。

3557

我喜歡逛小店,所以特別喜歡旺角這個地方。

由「潮特」到「信和」,從「兆萬」到「旺中」,每個地方都有我們的足跡,小店面積雖不及大型連鎖店般寬闊,也沒有特強白光燈把店鋪照得白茫茫,但至少貨品不是倒模出來,而是每位店主用心思的入貨,花心機的陳列,用side pen畫的價錢牌,比用電腦列印的barcode更有人情味。

可是,隨著旺角銀龍荼餐廳結業,樓上漫畫cafe「@pm」離場,漢榮書局不見了,三層高的中南文具店整棟失踪,旺角嘉禾戲院黯然落畫,就連那座曾陪伴你和我成長的瓊華中心也結束。

各個老地方相繼失守後,換來的,是金鋪,藥房,金鋪,藥房,金鋪和藥房,與自由行一起大舉進佔旺角,西洋菜南街燈光仍然通明,人聲依然鼎沸,但置身於熱鬧的行人專用區中,卻感到這個老地方漸漸不再熟悉。

我們只聽過「老地方」,而沒有聽過「老地點」,因為「地方」與「地點」的最大分別,是地方投放了感情,地點仍然空洞而陌生。

地方,是有畫面的。曾經與那個她在街頭不約而遇;途經銀行中心聽著旺角咖哩男大喊:「大辣,中辣,小辣!」;曾在百老匯戲院門前,欣賞未走紅的C All Star演唱;曾經約定如有大災難,在那街角重聚;在旺角街頭與那個她激烈爭執,怒氣沖沖的反方向而走,卻於數小時後再於街頭相遇,開口的第一句:「肚子餓了嗎?」

每個地方,都紀錄了我們不同的畫面,時光流逝,當你再踏足這個地方,有些畫面會像特快搜畫般湧上心頭,儘管他已不在你身旁,但心跳的感覺不變,在你慢步離開這個老地方時,可曾想到那個人也會和你一樣,在這個老地方停下腳步,感受這回憶帶來的漣漪。

因為,這裡是你們的老地方,誰也搶不走的。

可是,當某個地方消失,地方還原成地點,我們不能再站在同一個位置,看著同一樣的風景,而當日偷偷在這裡埋藏了的回憶碎片,也會隨著重建或翻新的工程連根拔起,你再也不能在這堆頹垣敗瓦中,找回你們曾經存在過這裡的紀錄。

明白阻止不了向前進的時代巨輪,但我們是否要思考,沙漏的速度是否太快?小店賺的收入不夠時代快便遭淘汰,這真的是正常的現象嗎?

最重要是,旺角這個老地方,到底是誰的老地方?

天價的租金,令小店逐間逐間被摧毀,換來是一間又一間的大型連鎖店;一張又一張的「終止租約」通知,令旺角的活力衰竭得只剩下金鋪和藥房,但我們可以在大型連鎖店重拾香港的人情味嗎?可以在這些金鋪找回香港的光輝歲月嗎?可以在這些藥房找到醫治香港的藥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站在旺角街頭,潮特,信和,兆萬,旺中相繼淪陷,小店通通消失,連香港最地道的雞蛋仔也找不到,連鎖食店把味道複製,逼我們只能從焗豬扒飯,燒味飯,咖哩飯中作出選擇,這,還是我們認識的旺角嗎?

在旺角的活力未完全流失之前,請支持小店,以行動停住時代巨輪的沙漏,守住我們的老地方。

旺角,是我們的老地方,是香港人的老地方。

這是誰也搶不走的。

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