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1, 週三

【ADHD】你家有被誤判的過動兒嗎?

筆者執教英國劍橋管理學院 (Cambridge Management Academy) 的兒童行為科學碩士課程時,經常對同學強調,作為一個專業分析師首要條件是必須保持「客觀」。特別在評估的時候,很多初入行的分析師很容易被家長的主觀評語引導出錯誤的判斷。

 20161003 4778 A1

當然,錯誤判斷並非只發生在經驗不足的新手身上,即使是有經驗的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等,亦會因為個人及性別的偏見而做成誤判。

從很多學術文獻中不難找到專注力不足及過動(ADHD) 的發現率是男性遠高於女性的,因此,現代教育機構被醫學界訓練出很高ADHD的敏感度,這樣便能造就這些孩子能早一點接受藥物的控制。在此,筆者先不深入探討精神科藥物對孩子的好與壞,推前一點去看究竟客觀篩選ADHD孩子是否如想像中那麼有效。

在德國,利他林(Ritalin) 這針對ADHD的藥物處方過去20年以百倍上升,令德國科學家擔憂的是,究竟有多少孩子被正確處方而從中獲益?又有多少孩子被誤判而從處方中獲得不能預見的問題?2012年,德國學界進行了一項測試,嘗試找出ADHD案例的誤判率,邀請1000名有經驗的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及社工參與。最終獲470位專家答應進入測試。

測試方法簡單但十分聰明,研究人員先準備兩組各四幅插畫(即共八幅),兩組插畫一模一樣,只是一組畫男孩而另一組畫女孩。第一幅插畫描繪著典型的ADHD行為問題,第二、三、四幅則分別是只有部份ADHD行為及焦慮症狀的行為。正確來說,應該只有第一幅插畫能有足夠的資料作出ADHD的評價,其餘都不能下任何的診斷。

把這八幅插畫分得交到470位專家手中,發現了驚人的誤判率!在第一幅插畫中,93%專家得出正確的評估結論,反映了插畫能有效表達問題行為。但在其餘組別裏卻發現專家對男孩子的個別行為特別容易下ADHD這評估結論,與同一幅插畫但主角是女孩子的話,男孩被誤判的機會高一倍!

更驚訝的是,研究人員再仔細分析數據時發現,男性專家比起女性專家對男孩子的誤判率高出三倍!這結果在讀者眼中可能會得出這樣的想法:若果要為孩子評估ADHD問題,最好找位女性專家,這樣會比較客觀。但在筆者眼裏卻看到非常嚴重的問題便是:時至今日,行為評估若只維持在靠個人觀感作準的話,因誤判而要把精神科藥物變成上課前的點心的話,我們作為專業人仕的實在太對孩子們不起了。

在過去12年『皮紋分析』工作中,相當多被評為ADHD的孩子的父母,帶著沮喪的心來找筆者,目的並不是找出孩子是否被誤判,而是希望找出為什麼孩子會有相應的行為,導致獲得ADHD這標籤。

而筆者常強調『皮紋分析』最大的好處是客觀,所有資料來自遺傳訊息的表達,不會被個人喜惡左右結果,更重要的是,『皮紋分析』不會作行為評估,只會計算大腦先天平衡狀況所產生行為現象。家長們,若果您家孩子已被評為ADHD,甚至已處方了藥物,別沮喪!方法還多的是。

 圖片:li-mo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