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週四

【受了傷的孩子】 要付出多少的愛才足夠?

我一直相信「人之初,性本善」。每個孩子基本上都是善良可愛的,孩子變成「小魔怪」,成年人責無旁貸。

尤其為人父母者,「有怎麼樣的父母,就有怎麼樣的孩子。」我深表認同。

很多時候,孩子做出種種反叛、不聽話的行為,不少都是跟他們的家庭背景有關。

多年前,我曾經在將軍澳某小學任職代課老師,其中小二丁班中,有一個十分頑皮的小男生。

也許因為見我「生面口」,樣子也像容易欺負的,第一天見面,這個小男生便動作多多。上課時不專心、逗鄰座的同學講話、作弄同學已是小兒科。

似乎在試我的底線的他,開始愈來愈過份。出位、用間尺拍打同學、大聲講話……

他真的試到了我的底線。我語氣冷冷、一臉嚴肅的跟再三敬告他不果。最後,我使出絕招,罰他獨個兒站到黑板前。

好不容易捱到落堂,剛巧小息時間到,當所有同學都離開課室,只剩下他跟我。小男生開始一臉可憐的模樣,想我盡快放人。

我開始跟他聊天,發覺孩子其實也不太壞,當他笑起來時,臉上現出兩個小酒窩,相當趣緻。

在閒聊的同時,我還是再三告誡他以後不要再在課堂上搗蛋,要不然我會將他的「罪狀」告之他的家長。

當我提及他的父母時,小男生收起笑容,然後跟我說:「老師,我想妳也很難找到他們,我爸爸經常不在家的……他很晚才回家,我也已經上床睡覺了。每次晚歸,他都喝得爛醉…..」

孩子停一停,然後笑笑說:「昨晚爸爸又喝得爛醉而回,他站在床上,解開褲子就在床上小便了,哈哈哈哈……」那一刻,他的笑聲,讓我心疼。

「至於我媽,經常要當夜班,我也不是經常見到她的……」

男孩告訴我,平日多由祖母照顧他跟妹妹兩個的起居飲食,年邁的祖母也著實管教不到兩兄妹多少。

我看到小男生的眼神有點空洞,神情有點落幕。那一刻,我很想給他一個擁抱……最後,我輕輕的拍一下小男生的膊頭。

後來,從其他老師口中,兩兄妹在學校都是「風頭人物」,他們的行為和表現總是教老師大感頭痛。

我只在此校代課三個月,隨著代課的工作結束,這小男生也漸漸淡出我的生命。只是,他的影子偶然也會在我腦海中浮現。

圖片:網絡

【親子專欄】要付出多少的愛才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