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8, 週六

【真實故事】我有兩個過度活躍症的孩子

「只要是跟文字有關的試題都會難到他們,默書考試成績拿零分至10分是家常便飯……只要吃了糖份高的食物就會很hyper,試過在課堂上舔同學、舔iPad。」

【真實故事】我有兩個過度活躍症的孩子

Mika育有兩名分別9歲及7歲的子女,哥哥重之和妹妹重宥不約而同都有過度活躍症及有讀寫障礙問題。

「有時候帶他們到街市去,試過亂衝亂撞的撞到老婆婆,結果當然被人揍罵一番。」

Mika 表示,哥哥在K3時已察覺有點不對勁,總是坐不定。「要他坐定定5至7分鐘已經是相當困難的事。」

直至升上小一,老師很快便發現問題。「經醫生評估後建議吃藥,但我跟爸爸都很抗拒,真的不想他長期吃藥,最後,我們便沒有找醫生再跟進了。」

作為孩子的媽媽,Mika坦言得悉哥哥的情況後著實擔心,但始終都要積極面對。「我想最重要是爸媽得調較自己的心態,既然他如何努力都考不到高分數,那麼就讓他盡力而為好了。」

只想孩子愉快學習

Mika四出打聽,得悉大埔有一所專收學習障礙學生的學校,學校在教學和功課上都會作出一些協調。「例如容許他們的功課量減少,考試可予以加時等,總之盡量作出配合。」

幸好兩哥妹都成功被派到這所學校,對於他們的學習有莫大的幫助。更重要的是,為了兩名孩子的發展以及開心愉快地成長,Mika跟丈夫都決定在學業上不催迫兄妹倆。

「我見過有些相類似的孩子,他們的爸媽都接受不了,總想孩子在學業成績上要出色。但我們覺得實在不應如此,倒不如讓孩子順其自然地發展好了。」

兩個孩子都喜歡游水,也在這方面有很出色的表現,曾經獲得不少獎項,也許這裏就是他們的大舞台。

去年暑假,他們每天平均操水 4 小時,但仍感樂此不疲。Mika覺得既然如此,就讓他們自由發揮好了。

「世界上有千百萬樣人,並不是一定要讀書成績佳才有作為,他們在游泳方面有出色表現,我們也就重點去培育他們成才。」

【真實故事】我有兩個過度活躍症的孩子

讓孩子做喜歡的事

去年2 、3月期間,Mika在朋友介紹下得悉有一個話劇團招募小演員,她得悉哥哥在這方面有興趣,於是讓他試試投考,最終成功被取錄。去年 5 月正式公演。

「他扮演一隻小猴子,那時每個週五六日都要綵排,但哥哥十分用心和投入。」Mika發現哥哥成熟了,也懂得學會照顧人,坦言那次經驗對哥哥來說十分寶貴。

作為過來人,Mika分享自己的心聲,他認為全心接納自己的孩子,讓他們自由發揮,健康快樂地成長,遠比在學習上催谷他們重要。

「同時,我們也重視孩子的品格,希望他們做人要有禮貌、有愛心。例如跟爸爸在車廂中見到有長者會讓座,小兄妹看在眼內,也就跟住去做,這都是我們所樂見的。」

【真實故事】我有兩個過度活躍症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