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9, 週六

【鄺俊宇專欄】一蚊跟機

曾經很喜歡到機鋪玩,手上拿著很多個一圓硬幣,在場內先繞一個圈,隨心情看看先玩哪部遊戲機,好,投幣就開始。
20170807 7499 001
機鋪最光輝的時代,人山人海,賽車Game是重點之一,跟朋友走一趟灣岸,輸贏不是重點,最重要是投幣後別選錯選項,不然就兩個人各自單機跟電腦賽車;孖寶兄弟賽車很受歡迎的,不用拍我的樣子做選手圖像了,我會用手遮蓋拍攝鏡頭的;打「太鼓」手容易酸,真佩服打五星歌曲的高手。
「手指督督機」必玩的,跟朋友一起玩「問答大賽」,要保持答對才有收視率,除了問答,還有看圖捉錯處,明明分別在眼前,怎麼我們就是看不見?別忘記,中間那個煮肉煮蛋的間場遊戲,甲甴爬過時要襟死牠,大家都手忙腳亂,亂掃一通,懷疑間場遊戲是用來叫玩家幫忙抹乾淨屏幕的,回想起來,那時候iphone好像還未流行,輕觸式遊戲仍吸引。
還有「籃球機」,印象中過了150分就上第三關?秘訣是不要瞄,只要快,以磨打手的方式射籃就對了,玩完後真的有點做完一場運動;還有一部以手來玩的跳舞機,高手能夠連續準確到尾,我甚至見過有高高手同時玩兩部機,觀眾看得目瞪口呆;做警察的射擊Game,兩人合作,別亂射,因為市民會在好奇怪的地方衝出來,有些還躲在匪徒背後,或許真的太想你射中他,還有那部喪屍射擊Game,射得快,換彈也要快,不然你就會被喪屍捉著咬一口。
回想起來,上一次到機鋪玩已經是什麼時候了?原來不知不覺間,機鋪好像越來越少,從前我們沒有iphone、沒有手遊,要打機可以去機鋪,尤其當一班好朋友結伴時,機鋪能讓我們渡一刻愉快的時光,但現在呢?時代巨輪或許嫌那些遊戲機太大部,所以不知不覺地淘汰了它們?
但我們還是滿懷念那時候有一點昏暗的機鋪,那一些熱鬧的人聲與遊戲機背景音樂的交雜,我們在某部遊戲機前圍觀,細看著某位高手在闖關,還有與好朋友們同玩一個遊戲時的嘻笑聲,都好像越來越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