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週四

【一片雲】飛機親子班

梁特首千金的機場禁區手提包風波,辯論的一方,聲稱是小事,只不過是梁特身為父母,為女兒犧牲聲譽,是家庭大愛。

【一片雲】飛機親子班

這樣的辯解,當然信不信由你,但也顯示,當世做父母難,做一對權貴父母更難,做一對送女兒去英國讀書的權貴父母更難。當父母有很多很多的錢,令子女一連多次能坐至少商務客機位返香港渡假、去蘭桂坊喝酒作樂者,做這種父母,更難更難。

我不是指女兒會在蘭桂坊掌摑來找她的母親。而是今日做父母的難度,確實與航空交通的輕易方便程度成正比。

譬如,當一間名校的小學一年級,聖誕和復活節放假完畢,回校第一天,眾小朋友誇口比賽:放假時,誰與爹哋媽咪乘搭頭等機位去了冰島看北極光(同行的菲傭當然搭EY Class ),誰只與爸爸媽媽去了一個港龍Business Class ( 不要誤會,本來全家經濟位,有幸獲得哩數夠分而Upgrade ) 的短程大阪假期,只遊了環球片場。當子女到了六年級,已經在手機群組討論哪一個航空公司的機場貴賓室提供的漢堡包和意大利粉更可口,當這個年齡的子女,去倫敦巴黎的次數,比你半生涉足美孚新邨多三兩倍,特首的女兒夜機去三藩市,又怎會不出「特事特辦」的醜聞?

中產家庭教育子女之難,難在不可以舉家坐中旅社的巴士去番禺的長隆野生動物園渡假,這樣會令你的小朋友患上抑鬱症,在學校遭受欺凌。

然而當大多數家長總算可以在子女12歲前,負擔得起乘飛機去過四五次布吉,又怎可能令孩子覺得乘飛機是一件奢侈的大事,手提包要跟身,不要指望像坐的士,遺忘手提物品之後,可以叫商台在交通報告時呼籲全港的司機在call台幫忙找尋,獎金「薄酬」五百元?

港孩都是被航空公司慣壞的,由他半歲大在飛機座位上大哭不止、空姐遞給他一盒顏色筆而被他一手撥瀉在地開始。不錯,做父母的當年要捱到二十六七歲才第一次乘飛機,現在的小孩再沒有飛機上看見圓窗外的雲海的驚喜。你家肥仔一上機就呼呼大睡,直到空姐奉上飛機餐你才叫醒他。他的福氣,與商務艙的任何一個行政人員乘客相同。

因此梁特首千金事件,又對全香港的親子教育形成新內容。太多的父母質問:如果這樣也可以沒有事,到底應該怎樣教孩子?不要擔心。陶傑在此預告:三年之內,我會與旅行社合作舉辦親子航空遊學團,第一課將在機場貴賓室為40個孩子教導正確使用刀叉吃西餐的餐桌禮儀。請各位家長留意未來報名啦。

圖片: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