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3, 週五

【兄妹日記】突如其來的一聲「哥哥」

砰砰砰!「出黎啊,還錢!」我和妹妹對望,示意她不要發出聲響。

 【兄妹日記】突如其來的一聲「哥哥」

砰砰砰!他們還沒有放棄,猛烈地敲打鐵閘,妹妹害怕得瑟縮在我懷中,我心中不斷默默為她打氣,再撐一會,快走了……
對了,我的名字叫謝天命,彷彿在諷刺我們家落得如斯田地也要感謝上天安排,皆因也是天意,現在這種狀況一切也歸因於我們的「好爸爸」,當年他事業如日方中,可惜嗜賭如命,由一開始「睇波不賭波,睇來幹什麼」演變成「小賭可以怡情,大賭可以變李家誠」,結果當然一如所料,終於欠下一屁股債,然後不負責任地人間蒸發,難為媽媽為了還錢,北上工作,現在一個月才回來一次,媽媽每次回來都會留一些家用給我們兄妹,其餘的都用來還債,不幸運的是媽媽昨晚才剛北上,屈指一算,我們兄妹還要相依為命28天。

等了數十分鐘,終於安靜了,看來我和妹妹得盡早習慣,畢竟以後他們可能會常常「光臨」,辛苦了妹妹!辛苦了鐵閘!

忘了跟大家說,我和妹妹關係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好,她從沒有叫過我一聲「哥哥」,我的妹妹謝天綺今年6 歲,而我19歲正在讀大學一年級,年齡的極大差距令我不得不承認我曾大膽推斷,我妹妹的出現很有可能只是一場「意外」,當然我沒有和任何人提起我這種想法,而妹妹的性格亦因家庭關係越來越沉靜,一個6歲女孩在家中很安靜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我萬萬想不到接下來我聽到的,比這件事更恐怖!

「哥哥,可唔可以整野比我食?」

妹妹雖然說得很小聲,但巨大的聲浪在我內心不斷迴響,「哥哥」二字已經衝昏了我的頭腦,我摸著妹妹的顫抖頭,發現她無比可愛!

「當然冇問題啦!」擁有煮了十數年「公仔麵」經驗的我,我自信地回答。

未完(待續)

【兄妹日記】逢星期六、日晚上十點

圖片:Jennifer Dwor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