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2, 週二

【緊貼TSA】 勇敢媽媽專訪 兒子淚的控訴 心被插一刀

Jo Jo 是特教平權副主席,多年來一直關注 TSA  對於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  SEN)學生帶來的衝擊和影響,希望能為孩子發聲及作合理爭取。

 

上週於立法會舉行的  TSA 公聽會,Jo Jo 也是座上客,回想患有自閉症的兒子在小三至小四還在主流學校就讀時,為了應付學校的功課和  TSA 考試的慘況,Jo Jo 希望喚起社會更多的關注。

 

「那時候每天  7  時便喚醒孩子上學去,放學後帶他去做一些訓練,放學回家就是不停做功課,一直至深夜  11  時才能睡覺。當時自己還不意識到有何問題,因為自己從少在香港受教育,也一直乖乖的認為,老師交給我們的功課,必須努力完成,從沒想過要反抗或是欠交的。」

 

【緊貼TSA】 勇敢媽媽專訪   兒子淚的控訴   心被插一刀

Jo Jo 多年來一直關注 TSA  對於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 SEN)帶來的衝擊和影響。

「一天晚上,已經  12 時了,臨睡前我跟兒子閒聊一會兒。兒子問我,媽媽,到底我生存的意義是甚麼?難道就是功課?在漆黑中我撫弄孩子的臉頰,一臉濕濕的,盡是淚水。」

 

 

那一刻,Jo Jo 除了心痛,也不斷反問自己,到底自己給孩子做了些麼?Jo Jo 形容孩子的一番話,仿佛一把刀插進了她的心房似的。

 

一次,Jo Jo 帶兒子到去作身體檢查,席間需要填寫一份有關心理健康的問卷,問卷從不同角度了解孩子的心理狀況。Jo Jo  赫然發現,兒子有多條問題都填寫自己是個沒用的人。

 

「怎麼我的孩子會如此沒自信?我發覺真的不可以再如此下去了,我必須給他轉校。」兒子轉到一間專為自閉學童服務的學校,一位老師加上兩名教學助理照顧八名學生,功課也因應學生的情況作出調適,更重要是學校著重訓練同學的遵守規則及紀律。

 

Jo Jo 發覺兒子在情緒及規律上有明顯的改善,學習也開心多了。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