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週二

【流產事故】護士派錯藥 安胎變墮胎

每對夫妻幾經辛苦得到愛情結晶的時候,都會十分重視和珍惜。這位名為焦麗的媽媽也不例外,因為一粒藥,焦麗肚裡五個多月的孩子還是離她而去,一起看看事情的發展及經過。

7月1日,懷孕不到4個月的焦麗在丈夫的陪同下,在浦東婦幼保健院進行例行檢查,當天的檢查顯示,其子宮內有11mm的盆腔積液。醫生告訴他們,這個情況非常嚴重的,建議住院治療保胎。由於是第一次懷孕,在與家人商量後,她選擇聽取專家醫生的建議,決定住院治療。

20161209 5447 A2

住院期間焦麗媽媽每天都要接受輸液,在7月3日的時候,像是由於輸液出現藥物過敏。8點後,醫生查房後停掉了所有的掛水藥物,並重新開了保胎藥「地屈孕酮片」及其它抗過敏藥物。當天下午4點,護士開始到病房發藥,發給焦麗的是一粒已被剪下來的白色藥片,從包裝背面看不清藥品的全名,僅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米」字和半個「酮」字。

這也是其住院三天來要服用的第一粒藥片。拿到藥片後,因沒有看清藥名,焦麗就問護士:「這是什麼藥,沒有拿錯藥吧?」

「是醫生開的,沒有問題。」護士回答。

多疑心的焦麗媽媽前後共問了護士四次,以確保藥物真的是給自己服用的,而丈夫亦有拍下當時藥物的背面圖片。

20161209 5447 A1

焦麗媽媽服藥後,丈夫始終還是不太放心,拿著藥物包裝去詢問其他職員到底這是什麼藥!一問之下竟是名為「米非司酮片」(Mifepristone)的打胎藥。直至8月29日,焦女士的23週胎兒不保。

在發生了發錯藥事件後,浦東婦幼保健院在7月得出的結論是:誤服下的這一粒米非司酮片可能部分吸收,對早孕可能有一定影響,但焦女士當時孕期16週,胎兒器官已形成,對胎兒影響不大,可繼續保胎治療。但同時亦有其他專家指出雖然該藥對胎兒影響很小,但最嚴重的後果是引致流產。

而上述兩個說法分析都是以一個正常的孕婦的角度出發,而焦女士是一個當時正在做保胎的患者。

院方認為是次只屬醫療事故,因為沒有造成嚴重後果。只能算是一個過錯,可以稱為醫療過失,而這個患者本身就有先兆流產,胎兒自身就不太好。顯然和焦女士的想法有所出入,針對是次醫患矛盾,12月10日上午,在醫調委的主持下,還將會再一次進行三方面對面的調解。

資料來源:新聞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