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0, 週二

自閉症

  • 自閉症學童的數字升幅不斷,爸媽也會擔心自己的孩子會否有自閉症傾向。

  • 任太有兩名兒子,小兒子患有自閉症,任太一直陪兒子走過一條漫長且艱辛的人生旅程。

  • 根據教育局統計資料顯示,2009-2010年度及2014-2015年度分別有2,050及4,970名自閉症學童,4年間有超過一倍升幅。

  • 近年,愈來愈多人關注自閉症問題,但社會提供的支援仍有不足。

     

    上週六,愛培自閉症基金(APF)便舉辦了一個以「自閉症支援多面睇」為主題的自閉症研討會,出席者包括醫生、心理學家、社工、教育工作者、家長及學生。

     

    研討會透過闡述近期有關自閉症的研究報告,治療方法及教育方法等,提高與會者對自閉症的認識以及對患者的關注。

     

    【關注自閉症】 專家研討會  機構推 4 免費支援服務

     

    其中一位主講嘉賓、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博士表示,香港目前並沒有法例專門保障有特殊教育需要之學生的教育需求,也缺乏跨部門之間的合作。他認為香港有需要將特殊教育立法。

     

    此外,APF 創辦人兼董事 Toby Mountjoy 表示,該會將陸續推出為支援自閉症譜系障礙( ASD )人士及其家人的服務,打算在  2016 年首推  項免費服務,包括體驗一個月的密集式  ABA 訓練、家長講座、學校講座及婚姻家庭治療。

    相關內容

     

  • 「你的孩子確認患有自閉症。」這個病症相信令人難以接受,甚至覺得天要塌下來,不過,來自菲律賓的Girlie,卻明白兒子Jose Canoy只是不善於學習,與同齡的孩子有點不同而已。

    右邊的是Jose

    當四周的人得悉
    Jose Canoy患自閉症之後,都向母親Girlie投以憐憫的眼神,但她卻從沒有因此而自傷自憐,反而認為兒子的自閉症為正面力量,更令家庭成員更加親近。

    作為家長的,最重要是懂得欣賞孩子的優點,Girlie深明此道,從來沒有怨天尤人,最擔心的只是Jose的將來。因為自閉症患者在菲律賓的路實在難行,Girlie便為現年22歲的Jose開設一間咖啡室,由她的六個子女包括Jose打理。當Jose在店內工作,Girlie發現他得到正面的改變,更決定開始聘請其他自閉症人士於店內工作,同時將咖啡室命名為Puzzle Café,並以象徵自閉症的砌圖塊作為標誌。

    漸漸地,咖啡室聘請愈來愈多的自閉症患者,現時已經增添至10名患者當侍應,期望讓更多人了解自閉症與健全人士同樣可以工作。另外,咖啡室亦開始聘用其他傷健人士工作,包括唐氏綜合症及腦癱患者,令更多人開始接納及認同傷健人士,更有菲律賓的企業向咖啡室查詢自閉症患者的工作,以及開始聘請自閉人士,實在是一個好開始。

    圖片來源:http://on.fb.me/1WrAY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