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週日

【懷緬過去】倒帶

經歷過,租錄影帶的年代嗎?

 20160520 009

童年時,小小的身軀,站在租帶的大櫃子前,抬頭看,每盒帶,不少是我想看的新電影,花多眼亂,阿媽吩咐:「只准租一套。」

因為試過貪心租兩盒帶,結果沒看完便要還,沒辦法,租一盒帶,可看二日一夜;租兩盒帶,則看三日兩夜。

但我不喜歡一個人獨賞電影,而是喜歡找個夜晚,全家人,一起擠在那二十多吋的電視機前,拿著零食,一起笑,一同感動。

好逼,但窩心。

全家人坐在客廳,完整的看完一部電影,在今天來說,是卑微而難求的幸福。

喜歡看什麼電影?噢,原來和你一樣,特別喜歡周星馳。

對我們來說,周星馳應該是一個時代。

《賭聖》裡的阿星,用特異功能「捽牌」,跟朋友玩啤牌時,有樣學樣,可是,牌沒有變走,只是變皺。

唱「燒雞翼,我鍾~~意食」,你有接著唱下去嗎?因為周星馳,我才知道誰是唐伯虎,那段「稟夫人,小人本住在蘇州既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洶湧澎湃有如多春魚的春;還有用蜂蜜,川貝,桔梗,加上天山雪蓮配制的「含笑半步釘」,實在是居家旅行,殺人滅口,必備良藥。

古晶:「我係改善社會風氣,瘋魔萬千少女,提高青年人內涵,刺激電影市道,玉樹臨風既整蠱專家,古晶,英文名叫”Jing Koo”」成日都背,也難忘他跟整蠱之霸的決戰,「忌廉血滴子」,「誠實豆沙飽」和「慚愧波板糖」,樣樣武器都厲害。

但最深刻的,還是《上海灘賭聖》,嘍囉問:「暗號呢?」,吳孟達:「什麼暗號?」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下一句是什麼?」

周星馳立即接:「係人都知喇,係『低頭思故鄉』嘛!」

「錯!」嘍囉舉起刀:「係“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爭咁遠!?」

九十年代的周星馳,不單是一個演員,而是陪伴我們成長的標誌。

他讓我們認識誰是小強,知道什麼是特異功能,明白奪命較剪腳的威力,其實,我們喜歡的周星馳,就是如此簡單吧?

好懷念那時候的你,還記得,吃完謊言豆沙飽的你喊:「袁木最誠實!」;你手持明朝崇禎皇帝的尚方寶劍,要斬清朝的官;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你字字鏗鏘:「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兩回事,千其唔好混淆!」;和患上「無定向喪心病狂間歇性全身機能失調症」的你。

那個偷進華府的9527;那個不屑官官相衛的宋世傑;那個潛進學校做臥底的周星星。

每個故事,看似簡單,但越簡單,越容易共鳴。

簡單,不代表膚淺,不少周星馳電影,背後都隱藏小人物的奮鬥,不單是電影,在現實中,周星馳也經歷過《430穿梭機》,他深明,小人物,都可成大器。

但,巨輪殘忍的前進,我們所認識的周星馳,好像越來越遠了。

我還記得,他捉緊如夢的手,想把她從1937年的上海,帶回1991年的香港,可是,因時光的限制,不能強行帶她走,他將丁力曾許下承諾的硬幣高高擲起:

「丁生,我最後一個願望,就是要你好好照顧如夢!」

周星星,你是否也滯留在九十年代了?

好希望,再一次,看到最簡單的你。

可惜,時光不能倒帶,那個深情演繹「一萬年」的至尊寶,早就消散在時代中。

PS.「做人如果無夢想,同鹹魚有咩分別?」雖然不是古語,但卻是周星馳最後一句能觸動我的對白。

圖片:kochun20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