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9, 週三

【取捨抉擇】各有各自的包袱

隨歲月漸厚,包袱也漸重。我背著它,步伐越來越緩慢。

20161212 5481 A1

我抬頭,看見你頭也不回,沒停步的向前疾走,我喊:「求你,等等我!」

可是你像沒聽見,腳步未見減慢。我怕你走脫,於是我急步起來,開始喘氣,滿頭大汗,背上的包袱卻越來越沉重。

結果包袱的重量,終於把我狠狠的壓倒在地上,我眼白白的看著你漸走漸遠,而我也只好在原地哽咽起來。

「怎麼,你真的忍心掉下我?」

我埋怨,也才驚覺,為什麼我不把背上的包袱拋掉,然後用最輕盈的身軀追回你?

我欣喜,再摸摸肩膀。

怎麼了?包袱呢?怎麼不見了?

但我的背依舊感到重,包袱不見了,但重量仍如影隨形。

原來在我可以掉下包袱時,我沒掉;然後在我想缷下重量時,那壓力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中,註定與我相伴一輩子。

//「要   背負個包袱   再   跳落大峽谷   煩惱  用個大網將你捕捉   還是你  拋不開拘束」

人生,充斥著無數個教人無奈的重量。

越不想負擔,它越跑到你的肩膀上。這些重量,變成了我們的責任,我們也隨著這些責任的出現,開始看到自己未來的路怎麼走。

有一天,你忽然頓悟到,自己的命途已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你只能隨著人潮繼續向前推,你想忽然更改方向已不容易。你要先越過重重的人潮,你試過好幾次,但發現腳步根本不能逆轉。然後你有點想放棄。

回頭看,見到那個人在身後的人潮,你跟她在某個路口走失了。她落後於人潮,或同樣渴望的與你會合,可是你和她都眼白白的看著彼此被人潮掩蓋。

原來手一鬆,再聚頭並不容易,儘管我還能見到你,但卻不能再親近你。

那麼你可以答應我嗎?捉緊我的手,不管怎麼也不放,不讓我走失在人潮之中嗎?

//「得到同樣快樂   彼此亦有沮喪   童話書從成長中難免要學會失望」

你做的決定不只要跟自己負責,還有那背在肩上的包袱,那管是彼此曾做錯、曾錯過、曾下錯的決定。

在你還可以抉擇的時候,背上還未有包袱,但當你驚覺背上有重量時。那麼你作任何決定也好,都註定有人受傷害。

要卸下包袱,談何容易,但包袱絕不能敵得過你的決心。

就算全世界也反對,只要你眼中只有這件事或這個人,那麼你狠狠改變方向,得罪了全世界也好,但起碼你對得住自己。

只是你有這個卸下包袱的決心嗎?

//「經過同樣上落    彼此墮進灰網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P.S. 整理回憶,復刻初見。張敬軒《笑忘書》,詞:林若寧,曲:張敬軒

圖片: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