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5, 週三

【鄺俊宇專欄】1999年的十號風球

印象深的十號風球,其中一個應該是1999年9月的「約克」,為何深刻?那是九十年代唯一一次的十號風球,還記得那一天剛開學不久,就遇上如此強的颱風,不知道你那時候多大?那一天,你可還記得是怎樣過的嗎?

20170824 7599 001

圖片來源︰《先生貴姓》劇照

 

1999年,那是怎麼樣的一年?那一年,有陳慧琳的《對你太在乎》、楊千嬅的《抬起我的頭來》,有黎明一系列超吸引的連續劇廣告,《如果可以再見你》上流行榜;那一年,陪我們長大的「歡樂天地」全線結業,從此我們不能再射大牙了;那一年,電視劇有《金玉滿堂》、《先生貴性》、《洗冤錄》,那是怎樣的一年?或許那是我們還年輕而有活力的一年,整個城市都很有活力。
小時候期待打風,可以賺多一天假,不用回學校上課,多好但現在回頭看,我們寧願多上一天課,原來當你離開了校園,步入社會工作以後,你可以回學校遊覽,但你沒有辦法召集全班每一位同學,來到那一年的課室,回到你自己的座位,再人齊的上一天課,這已經近乎是沒可能的事了。

有時候,我們不免會懷念十數年前的自己,但那種懷念其實不止是自己的,而是包括你周圍的環境與氣氛。1999年,那一年寬頻上網還未極速,用電話線接駁上網的聲音,或許至今還記得,下載一首MP3或許需要十數分鐘,但至少我們願意等,然後珍重地逐首歌燒錄在CDR中,帶著那能夠避震不知多少秒鐘的discman上街去,當然,我們還是會願意用零用錢買CD支持本地歌手的;1999年,當年有電影《賭俠1999》,當中化骨龍的對白,我們笑到現在還在笑,原來不知不覺已經18年了,原來我們還在喜歡著九十年代末的電影;1999年,那是我們還年輕的一年,那時候,我們對未來充滿希望,以一份期待的心情迎接千禧年的來臨,電視播著《青春@Y2K》,好像在提醒我們,青春還在。

轉眼十數年了,1999年的十號風球一別後,輾轉再來到今年的十號風球,這些年來,你過得還好嗎?有沒有被急促的生活逼得透不過氣來?那一年曾定下過的夢想,到後來你有實現到嗎?那一年曾與你說友誼永固的好朋友,十數年後可還在你身邊嗎?

如果那一年的你,站在你現在的面前,你會想跟他說什麼嗎
「別要怕辛苦,趁年輕吃多一點苦無壞,有些難過,最終你都能捱得過的。」
「若喜歡那個人,別遲疑,就在暑假前要跟她表白吧,不然你會後悔的。」
還有,「就算這城市後來變得再陌生,你和你的同伴都一定要好好撐住,守住頭家。」
我們回不去了,回不去那個精彩的九十年代,若可以選擇,寧願不打風、不放假,回到那回憶中的課室去。

1999年,那好像是很遙遠的一年,那是一個精彩年代的尾聲,感恩曾經在那精彩的一年存在過。

//「誰共誰一起 緣份冥冥之中連於一起 無論在那處都可跟你 在頃刻之間縮窄距離」

P.S.《對你我永不放棄》 (『先生貴姓』主題曲 )
主唱:羅嘉良/陳慧珊
作詞:陳頌紅 作曲:Albert Hamm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