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在專欄談到我當實習社工時的經歷,其中一幕,是我認識了一位二十多歲的男孩,患自閉症的他,在我實習的家舍居住,我很想認識這男孩背後的故事。

 【親子情】他自閉,但他想家(下)

對他們來說,每個星期五的晚上最開心?為什麼,因為他們終於可回家,所指的家是他們真正的家,像放假,畢竟一星期裡都在家舍與工場,他們終於可以回家見家人。

這一天是星期五,他們陸續都準備回家,這時候,子衡的媽媽剛好才接他,我跟他媽媽寒暄數句,結果話題還是來到了他的成長。

他媽媽告訴我,二十多年前,子衡出世了,如其他的嬰兒無異,她跟丈夫都很疼鍚他,照顧他成長,直至大約他兩、三歲的時候,有一次看醫生,醫生有一點沉重的告訴他們:「你們的兒子,好像有一點不妥。」大概是他的反應較其他人遲緩,甚至沒合理的反應,後來才確診為自閉症。

得悉這消息時,子衡的爸爸完全不能接受,他甚至跟太太說:「這不是我的兒子,他不是!」若懷胎時嬰兒診斷有唐氏綜合症,父母或可決定是否讓嬰兒來到這世上,可是自閉症不是能在懷胎時診斷的症狀,子衡的爸爸一直都很謹慎,當聽見消息的時候,他好像失控了,不接受這現實。

子衡的媽媽想安慰他,但他都不能接受,她邊說就邊哭:「這可是我倆的孩子呢!」她知道,丈夫完全不想接受,但她作為母親,她有責任照顧這孩子,就算多苦,她也要把他養大成人。

二十多年來,可以想像到要照顧他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還要承受丈夫的漠視,她明白,也理解,她沒有強逼丈夫去接受,她只是盡自己的能力,當這一位男孩的母親,二十多年,好像也過得很快,最後男孩來到了家舍,也減少在家與爸爸的磨擦,而媽媽呢?她一直沒有忘記疼這孩子,基本上,只要一有空,她都會把時間用在這孩子身上。

他懂不懂所發生的事?懂,怎會不懂?有一件事情,是身體的殘障多大也阻礙不了,那是母愛,那是一種不需用言語表達的事情,只需要用心就能感受得到。

圖片:Ming Yam

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