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5, 週四

【鄺俊宇專欄】返學回憶記憶猶新 上堂偷做無聊嘢

【鄺俊宇專欄】返學回憶記憶猶新 上堂偷做無聊嘢

 

忽發奇想,今期想跟大家一起回憶小時候的班房歲月,對已經出來社會工作的朋友來說,那段童年時的回憶可謂遙不可及,但其實我們也真的一起經歷過。

 

我在小學時讀下午班,簡單來說,吃午飯後就回校上課,也因此令我錯過了許多只在下午會播放的卡通片。下午班大概是中午一時前上課,直到黃昏六時左右,小時候或許會覺得時間有點長,但長大後卻非常懷念那段時光。

 

我在九十年代讀小學,那時候的小學班上約有四十多人,足足坐滿整個課室,每位同學都有學號,你又可記得你的學號是什麼?你又可記得你曾經坐在課室裡哪個位置?那個你或許每天都坐五、六個小時的坐位,你曾經認為有點悶的環境,想不到有一天你也會懷念起來,然後你連回去看一看的機會也沒有。這也對的,你又怎麼可能約齊全班四十多人再回到同一個課室裡,上同樣的一整天課?人生裡有很多這樣的畫面,經歷當刻你不會太珍惜,但後來呢?你才發現規律與平淡當中其實也有不少的趣味。

 【鄺俊宇專欄】返學回憶記憶猶新 上堂偷做無聊嘢

 

那時候我也有些奇怪的習慣,例如在太悶的課堂裡,我都會偷偷摺紙,對,是摺紙,摺我獨家自創的機械人,然後配合其他文具,就這樣可以玩上一整課(夠奇怪了吧?這或許是水瓶座奇怪男生的特色),每個人的解悶方法都不同,我的方法都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回想起來,出來社會工作後都比較少遇見沉悶的時間了,尤其是智能電話流行以後,基本上「機不離手」,但其實在智能電話未流行之前,我們的生活又是怎樣過的?每次坐長途巴士回家時,我們又是如何打發時間呢?那好像是很遙遠但又很接近的歲月。

 

小時候想快一點長大,長大後卻多麼想重返小時候,這或許是我們每個人的寫照,若然可回去童年時班房再上一天課,多好?

 

圖片:《逃學威龍》劇照、《點解阿Sir係阿Sir》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