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週四

【一片雲】如果起跑線是拉丁文

考名牌幼稚園,三歲兒童要認識骨骼的英文名稱,成為大新聞。

20161004 4798 a1

骨骼的學術名詞,有許多不是英文,而是拉丁學名。名牌幼稚園不如索性改以拉丁文來考口試,幼稚園教師不懂,改為向梵蒂岡禮聘幾個主教來做主考官,用拉丁文來盤問考生的聖經知識。

頭等機票,豪華食宿,反正名牌幼稚園的報名費每人頭三千元,此一開支,轉嫁家長,收三千六百。贏在起跑線,而起跑線定在三千年前的古羅馬文明,彭定康和卡梅倫三歲時還不懂得的,這家幼稚園,令你的小孩沒進門時就懂了,報考還不爭崩頭,實在對不住上天。

我小時候讀的幼稚園,在灣仔天樂里,名叫導敦。校長錢沖,是一位畫家,幼稚園周末是他的美術班畫室。可能如此背景,導敦教學,遷就兒童的形象思維,數目字12345,用圖畫來迎接:鉛筆1、鴨仔2、耳朵3、旗仔4、秤鈎5。那時灣仔有街市,小孩見過秤鈎子,今日則用手機,連鉛筆是什麼也不會知道。

所以這套傳統的教學方式,今日看來,應該過時。我學數字這樣起步,以後想中學,數學成績卻不見得好。當年幼稚園學的英文,有廣東口音,雨傘叫做「Um啤拿」,七十年代有一種遊戲叫「揼波拿」,令我甚感困擾。

由於那時尚無謝菲老師,我要份外努力,才將英文口語的廣東音戒掉八至九成,其過程比今日許多香港年輕人刪除腦海裏的中國人身份意識更艱難。

我的英文程度,也僅限於在外國偶遇前港督彭定康,私下傾談英國歷史,未達可以出席公開論壇講香港前途的官方程度,所以我今日仍然有點自卑。

或許在幼稚園開始就教拉丁文,會令兒童從小有貴氣。小學六年級看完拉丁文版本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一定高級過看完全一套金庸。我的起跑線,不幸在灣仔的天樂里,高不成低不就,如果能在上山下鄉的中國農村,還可以結識幾個當時落難的太子黨,今日可以在中國企業上市公司的副主席兼香港地區總經理,英文不懂一個字,自然可以高薪聘用牛津畢業的林作做翻譯。

這樣又不同了,對嗎?所以「起跑線」是什麼,不能僵化領會,要有時空不同的Context

不要忘記,特首梁振英未讀過港大,僅理工畢業,但今日坐擁UGL五千萬離職分手金,住前港督府,而Hong Kong U 英文系畢業、識以意大利文分辨歌劇「蝴蝶夫人」的一九五六年和一九七四年版本音色之別的前政務司,今日卻在赤柱。

 圖片:As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