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週四

【一片雲】俯視蒼生,但勿俯視子女

無論多偉大的強人,總有一個Soft Spot。

【一片雲】俯視蒼生,但勿俯視子女
狂人總統Donald Trump競選總統遇佛殺佛,目空一切,囂張上位,勝算後終於被人發現「死門」所在:原來是他十歲的小兒子疑似有自閉症。
事緣這位面目清秀的小金童時時被拉上台挺撐老父。當Donald Trump如花似玉的女兒Ivanka吸引全球祝福的目光,全家人都眉開眼笑,獨這位憂鬱的小王子,雖然一身西裝,結上銀色領呔,全程毫無笑容,無精打采,還不時打呵欠。
當時Donald Trump的政敵,指狂人父親的演說過於沉悶,連小兒子都不願聽。此說當然不成立。Donald Trump是世界級的笑匠,字字豬雞〔所謂豬是指大美國種族沙文豬,而雞,當然是指他被聲稱為侮辱女性的言論了〕,全無冷場,又怎會沉悶可言?很明顯,自閉和相當程度的抑鬱,是小王子在全球電視機前表達的症狀。
富貴自閉症是少年兒童相當普遍的現象。
第一,富家子的父親一定在外奔波生意,拓展業務版圖。其父親角色是對大公司數以萬計的僱員而言,多於對家中年幼的子女。
DT 有私人飛機,一年一度的感恩節和聖誕,無論切火雞或聖誕餐,Donald Trump一定與小兒子有一飯之久的交談。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國巡視,肯定不會與兒子有太多的接觸。


不錯,當你有一天與八歲的兒子一齊坐私人飛機由香港到馬爾代夫渡假,而發現六小時的航程,小兒子全程在玩遊戲機,對私人飛機的浴室、酒吧、King Size皇帝雙人床和堆放一角的玩具不屑一顧時,數百億身家的你,就會在私人飛機艙前面兩排座位,回過頭來,看著低頭的兒子,默默垂淚。


雖然富豪的太太必不用工作,但闊太有她忙碌的精神世界:選購最新到貨的Hermes、與其他闊太談論如何看管老公及對付二奶心得、學拉丁舞,而讀名校的小兒子一天到晚的補習學琴,接送也由兩名賓傭和私人司機,又能有幾多時間與心情與小孩溝通?
三部手機、兩部iPad,加一堆補習教師,另有菲傭和司機甚或保鏢,一個百億身家的母親,一定認為這就是最佳的中國家教。母親的角色Outsource給教鋼琴的那個Miss Chan,又將兄弟的角色Outsource給補習社,而那個菲傭,他自小叫「姐姐」,後來真的成為如同姐弟的親人。
家教也如同節約成本的工種。譬如電話接線Outsource去遙遠的印度或斯里蘭卡。然而,家教基本的一課,就是「對小孩說話」,所謂Talking To Your Child。而當兒子只有五六歲,身型矮小,美國心理學家勸籲:盡量蹲下來,眼睛水平線看著兒子,兼閱讀他的面部表情,而不是站直令他仰視,而你在道德高地予以訓斥。


在兒子低頭玩手機之前,記得你先低頭,然後蹲下,放下那點DonaldTrump式的尊嚴。在這一點上,我武斷地認為,十三億人口的中國大陸,父子關係一定比香港和諧,正因為中國大陸的男人蹲踎成性------對,他們踎慣-------一個「通街踎慣」的男人,一定不會覺得與他三歲的小孩子對話很累,這是最低入門檻,他會是個稱職的父親。

圖片: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