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週一

李啟剛

  • 筆者執教英國劍橋管理學院 (Cambridge Management Academy) 的兒童行為科學碩士課程時,經常對同學強調,作為一個專業分析師首要條件是必須保持「客觀」。特別在評估的時候,很多初入行的分析師很容易被家長的主觀評語引導出錯誤的判斷。

  • 自八十年代開始,日本學童的自殺率已一直領導全球,筆者還在求學階段的時候,已從不同渠道聽見過或閱讀過相關的報導。

  • 『因材施教』四個字,在很多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口中可謂陳腔濫調,即任誰也知道〝要教,先要知〞。但真正每天要落手落腳做教育的,其實又有多少個可以因著每一個孩子的材去施合適的教?不是沒能力,只是沒時間、空間去做!因此,要『因材施教』的並不只是教師的工作,而是應該由家長開始了解孩子特質後,再去選擇合適的學習環境。

  • 上期文章提到行為學上常以「低層次思維路徑」去描述情緒反應沒有經額葉區去控制,直接表現出來,導致父母無法傳遞自己對孩子的愛。很多家長對筆者說:「我也不想喝我的兒子,但他老惹我生氣,我實在沒法控制自己。」的確,家長很多時候都感到後悔,自己竟會對孩子做出無上法想像的嚴厲要求。

  • 有一段常常出現在世界各地的電視劇中的劇情:主角被迫害,處於人生谷底中,情緒問題一觸即發。在偶然的機會裏,接觸到拳擊運動,在全力擊打沙包之後,大汗淋灕地與友人坐在無人的拳館裏,並說在打沙包時把憤怒發洩了出來,感到煥然一新,情緒問題也消失了。

  • 「寬鬆世代」(日文:ゆとり) 這個詞語來自日本,所指的是一群成長於日本從2002年開始的教育大改革的新一代。屈指一算,第一代享受寬鬆教育的孩子,出生於1987年到2004年間的學童,最早的一批現在都已經接近三十歲,由大學畢業後投身社會已有數年。最近日本很多討論都在針對這些第一代「寬鬆世代」這幾年為日本勞動力帶來什麼衝擊。

  • 農曆新年快到了,很多家長會替孩子添置新衣服、文具甚至傢俬、玩具等。對新一代家長來說,能以物質來換取的幸福感,基本上都能做到毫不猶豫的地步。

  • 近年,青少年自殺案與日俱增,很多人都在討論誰的責任最大。有的說家長、有的責學校甚至教育制度,這些其實都無補於事。

  • 以下是一個真實的情況,是筆者路過一個小公園時看到的,當時筆者很有衝動想上前讓家長明白當下處理的問題,但想想後發現這狀況太常見,倒不如寫下來讓多一點家長注意到問題更好:

  • 上期專欄轉述了, 英國雜誌一條有獎問答遊戲。三位命懸一線的科學家, 應該犧牲哪一位? 在英國曾掀起一陣熱烈討論, 哪一項科學家的研究比較重要呢? 各說各話, 並不容易做到大比數人認同的答案。

  • 很多時,講座完畢都會有問答環節,較早前的一個公開講座後,有一位家長問了一個很常有的有關『皮紋分析』的疑問,家長這樣問:「皮紋分析是否能判斷出孩子有自閉症或過動症等?」

  • 落筆的這一天中,筆者遇到了三個家庭,他們同樣地面對著兩至三歲的孩子被評為語言發展遲緩及自閉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