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週一

【親子專訪】陶傑與兒子的半生緣

才子陶傑筆尖銳利、文風辛辣、嬉笑怒罵。一談到父子情,卻是柔情盡顯。「每一個為人父母的最大遺憾,就是永遠不會看到孩子的將來……」

大抵無論你是何許人,只要套上「爸爸」這個身份,那份深情、那種體會都是一樣。

一次,陶傑帶兒子行山,從山腳出發,一直走到山頂,其間兒子覺得很累,但陶傑不准休息,直至山之顛。陶傑叫兒子舉目觀看,美絕的咸蛋黃盡入眼簾。

「我跟兒子說,this is the end of the day。我問他今天你做了甚麼?一年有多少日?十年有多少日?五十年有多少日?大約17,000日。在17,000頁紙張中,現在撕掉了一頁。你年紀還輕,也許會覺得,前面還有16,000多頁,但爸爸卻已經撕掉了許多頁,因此,你要珍惜每一天。」

陶傑有兩名兒子,早已步入青少期,陶傑說這個時候,要跟孩子多談proactive和philosophic的事。

「我跟你只有半世緣,我上半生的事你不知道,你下半生的事我也不知道,我當你的爸爸,我們都在同一條路上走,我漸行漸遠……你只能遠遠目送我的背影。當我走到小巷盡頭轉角處,我會慢慢消失……當我的背影還有;當我還有機會轉過頭來跟你說每一句話時,你都要牢牢記住。當某一天,你再看不到我的背影時,你想問我甚麼我也無法應對你了。」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作為父親,陶傑自有為父的無奈。「每一個為人父母的最大遺憾,就是永遠不會看到孩子的將來……生個男的,不知他將來的路如何……生個女的,擔心她嫁不好,也擔心她會否單身,老來沒人照顧……」

瀟灑自由難復再

陶傑生兩個男的,父子在同一條路上走,大抵把握每個機會,將自己認為最好的傳給孩子,落力演好父親這個角色,才算是對自己和孩子有所交代。

「一個人決定結婚,要承受一個很大的責任。結婚後生兒育女,也就要承受更大的責任,必須想清楚自己是否適合當父母。當一個人擁有自己的子女之後,這就是你的第二生,你想回到從前那種單身的瀟灑自由,是絕不可能的。」

父親的責任,包括給孩子適當的管與教;包括當孩子做錯事時,毫不猶疑的送他兩巴掌。「中國倫理教育,永遠都是棒下出孝子,慈母多敗兒。當然,你又不能推得太過,變了父權社會,將子女當作奴才,或是自己的私有財產來擁有。」

孩子有錯一定要罰

現代有部分人不主張體罰,但陶傑說他會打孩子。陶傑強調,孩子有錯一定要打。「我是個受教育的人,不會亂打。打得有道理、打得有智慧,我也不是『左膠』父母,小朋友不是不能打,是應該打的,要看視乎情況、處境和子女去打。我錢包有400元,回來發現不見了100元,還講甚麼道理?一定是打。打過後學乖了,下次就不會犯。你還好言勸說甚麼的,根本沒有阻嚇力,下次豈不去偷金?道理就這麼簡單。」

感激媽媽的教導

「小時候我也偷錢,我偷了媽媽的十塊錢去買兩套《西遊記》連環圖,是商務印書館出的,每套五元,有個小盒子盛載著。媽媽知道後回來就是打,還要被罰跪至深宵。但I feel graceful,我十分感激媽媽。若不如此,長大後我的軌跡也許跟現在很不相同。」

陶傑坦言,打得重手事後也一定會不開心。「每個父母都一樣,打仔後一定不開心。但我是一個人格分裂的人,我後悔但又覺得打得對。為人父母要適當及視乎孩子的性格去施行體罰,恩威並施。」

父親扛起管教責打的重任,但甜蜜溫馨的親子時光,並不是母親的專利,陶傑同樣擁有,並且珍而重之。過程中,也不忘教育。

「我會帶他們去上海、北京,這些旅途是有引導性的。就像今年的年初二,我帶孩子去城隍廟、豫園,體驗一下人多擠迫的情況。現場的布置紅紅綠綠、張燈結綵的。我問孩子是否喜歡,他說不喜歡,因為太過擠迫,人們身上都發出陣陣異味似的。

80分爸爸的家庭教育

這時,陶傑的家庭教育也在此開始。「這就是我們中國農業社會過年的節日氣氛,這就是熱鬧。在這節日環境是不厭惡的,因為中國幾千年也如此。這就是農曆新年中國人的廟會,是中國人傳統的小說中熱鬧的場面。置身其中,你也會感受到那種熱鬧喧嘩的氣氛,而不應有所偏見。我就要教他,不要對事物帶有盲目偏見。這不同我帶他去倫敦Savoy hotel,如果在我們享用Afternoon Tea的Cafe中,有一桌子的中國人如此喧嘩,你可以感到忿怒。但我帶你去城隍廟、豫苑,你便不應覺得反感。」

陶傑又會帶孩子去日本旅行,讓他們看看京都的楓葉,一起浸浸溫泉,告訴孩子甚麼是寧靜。「我要他們像日本人般,浸溫泉之前要先洗澡,乾乾淨淨的,我不會替你洗澡,你自己清潔好了。你環顧四週的日本人,不要為他人製造任何不便。」

教育,隨時隨地都可以,問題只在於你有沒有好好給孩子教育。

作為父親,陶傑給自己 80分。

【親子專訪】陶傑與兒子的半生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