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7, 週六

楊小芳

  • 天性樂觀的小芳,內心跟面上的笑容一般,總是充滿朝氣和陽光。其中給她最大支持和力量的,就是那位經常面帶笑容的媽媽。」

    小芳說,鄉下人家都粗生粗養,不像香港的孩子嬌養。「我是家中老大,從小就有責任要照顧弟妹,幾歲大就到菜市場幫媽媽輸活,媽媽一向也很我很放心。」

    就算日後出事了,沒有了雙臂,很多事情媽媽都很放心讓我去作。」也許因為這樣,小芳從小便很獨立,事實上,小芳也從沒教父母失望過。

    20151003news05b1

     

    早在意外發生之前,家人其實早已計劃申請來港定居。就在小芳出事兩、三年後正式移居香港。「我跟自己說,這是一個給自己重生的好機會和新開始。」

     

    小芳很幸運,來港一星期便已順利找到一所特殊學校修讀小學五年級,中一那年,更在學校遇到她的伯樂。「那位老師留意到我畫畫時都很專心,是他發掘我出來的。他早已移居加拿大,每當回港時,他便免費教我畫畫。」

     

    小芳說她很喜繪畫。「我第一次用腳拿起筆來,並不是寫字,而是畫畫。」今天,她是香港展能藝術會註冊藝術家,經常參與慈善活動及進行演講。

     

    2010 年,她撰寫了一本勵志書《足以自豪》,以生命影響生命,讓看觀對自己的生命和生活態度有所反思。2011 年,獲選為「十大感動香港人物」之一。

     

    來香港定居後,為了令身體狀況保持良好,小芳又積極運動,在日積月累的積極操練下,游泳和跑步漸漸成了她的強項,參加三項鐵人比賽,今天是一位殘疾運動員。

     

    加上來港後,妹妹對她的接受程度大了,願意跟她一起上街,甚至主動提出陪她定時去泳池操水,二姊妹的感情也慢慢建立起來,教小芳開心不已。

    向藝術治療師目標進發

     

    明年一月正式於大學修讀美術課程的小芳,對未來充滿期待,目標是希望成為一位藝術治療師,透過藝術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看到香港對藝術治療的需求大,我身邊也有不少朋友,雖然他們四肢健全,但精神和情緒出現困擾,有時候,我也會給他們開解。如果日後有機會修讀藝術治療,希望藉此給別

    人在心靈上的一些幫助。」

     

    20151003news05c1

     

    後記

     

    採訪當天,請小芳即席揮毫,正值中秋期間,小芳大筆一揮,給我們送上又圓又大的月光。

    月圓月缺,總有定時,仿如人生,總不完美,也不盡如人意。惟有笑著面對,生命便更有朝氣。

    看到月圓;看到小芳的笑臉;更看到精彩的人生。

  • 小芳笑對逆境,雖然失去了雙臂,但仍積極樂觀繼續以雙腳去追夢。問小芳到底如何做到積極樂觀?

    小芳笑說:「因為我怕死,我不想死,惟有積極面對困難和克服。」

    「許多人問我為何常常笑,因為我是一個十分樂觀的人,當我笑著對你,原本不笑的你,也自然會受我影響。人總是往負面方向去想,事實上,負面的情緒很容易走出來,我會選擇多想開心的事情,將開心放大。」

     

    20151003NEWS05B

     

    爸媽  24 小時貼身照顧

    小芳清楚記得當時爸爸和媽媽每天都來醫院照顧她,風雨不改。媽媽更是一天 24 小時都待在醫院陪伴著我。小芳表示,她的家庭溝通方法屬於沉默型,爸媽不會特別向自己表達甚麼,更加不會將愛字經常掛在咀邊。

     

    「我們都是傳統的中國家庭,重男輕女的觀念其實很重,一直以來都習慣了有甚麼好東西總是先給弟弟,一不覺得爸媽怎樣愛我。」直至意外發生後,爸媽每天在醫院的悉心照顧,令小芳感動不已。

     

    大抵每個家庭都有相仿經歷,在平淡而開心的日子,兄弟姊妹間有時候總會為無關痛癢的事情吵吵鬧鬧,但只要家中任何一個成員出了岔子,這個家就會團結起來。尤其父母對子女的保護和疼惜,就更加顯露無遺。

    20151003news05f

     

    親戚嘴臉令人難受

    回想當天,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笑著訴說難忘經歷的小芳,看似陰霾已過,但其實內心的痛和難受,還是難以掩蓋的。傷痛並非來自肉體,也非來自失掉了的雙手,而是妹妹和親戚對她的態度。

     

    「她不敢碰我,每當見到我的傷口和疤痕就很驚慌,我穿著背心的時候她簡直怕得要死。她也不敢和我上街,就算真的迫不得已要和我外出,她也總跟我保持一段距離。她很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會告訴別人自己有這麼一個姐姐。」

     

    妹妹的表現的確令小芳傷心難過,加上其他親戚同樣當她異類,可想而知內心有多難受。「鄉下人都有這般想法,覺得家中就這麼的一個人就是不好。」(待續)

     

  • 「媽媽常常笑,面對更大的困難也笑著面對。她很愛我,不用宣之於口,我就是能感受得到。」楊小芳人如其名,個子長得細小普通。只是,平凡名字的主人,背後擁有的是不平凡的人生。

    九歲那年在家鄉意外被高壓電纜所傷,接受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手術後,最終要雙臂截肢來保命。命運,並沒大家預期的苦澀,反而憑著一股積極樂觀的傻勁,讓她活出精彩人生,成為口足藝術家和殘疾運動員。

    小芳像她媽媽,總是經常笑。如花笑靨,讓笑和愛感染身邊的人。

     

    20151003news05d

     

    一次意外通失雙臂

     

    每個人總有自己的故事,故事動聽與否,除取決於上天的安排,故事主人翁如何落力演出,同樣是關鍵所在。楊小芳的故事很動聽,讓聽者聽得愜意。一如她的笑容,總是能感染身邊的人跟她一起開懷大笑。

     

    在家鄉惠陽長大的她,生於一個平凡普通的家庭,一家五口過著簡單平淡的生活,小芳也一直認為自己的人生該也如此平淡。萬料不到一次意外,改寫了自己往後的劇情。

     

    身為家中老大的小芳,下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爸爸在香港當地盤工人,媽媽則在家附近的菜市場販賣家禽為生。九歲那年的某一天,小芳受命在家看顧弟弟。

     

    只是生性活潑好動的她心想,總不能整天都悶困在家罷。她決定帶著弟弟到鄰居的天台去玩。少不更事的小芳不幸觸碰到高壓電纜受傷暈倒。

     

    被送到醫院後,經歷過大大小小已數不清總共有多少次的手術,最終要雙臂截肢來保命。

     

    「當時在醫院只住了兩個多月,但我卻覺得很漫長,因為要做很多手術。兩個多月後,我在還未完全康復的情況下便出院回家休養了。」(待續)

     

    20151003NEWS0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