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4, 週六

kidskiss kingdom

  • a3

    一場新冠病毒疫情令全港陷入衞生恐慌。作為家長,一定以小朋友的健康作首要考慮,減少外出,加上政府連月來的防疫措施,令不少親子餐廳都面臨沉重打擊。有親子餐廳老闆指,業界正咬緊牙關,希望疫情盡快過去,同時也扭盡六壬,盡力挺過這艱難時期。不過,在黑暗隧道的另一端,會否是光明的出路?

    曾經,我們每星期都帶孩子去親子餐廳,玩玩吃吃共度快樂時光。疫情爆發後,政府呼籲巿民留在家中,父母、孩子放假都只能在家中「避炎」。親子餐廳在這期間仍要「頂硬上」,捱過這段暫無止境的黑暗期。

    IMG 5284low

    KidsKiss Kingdom聯合創辦人危柏熹(Kenny)

    防疫措施要做足

    KidsKiss Kingdom聯合創辦人危柏熹(Kenny)指,雖然疫情令餐廳生意額下跌近90%,但仍保持審慎樂觀,正期待著雨過天青的一天。「1、2月我們幾乎完全停頓,因為家長覺得外出有風險,亦怕小朋友玩起來會脫掉口罩,所以我們索性關門不做生意。3月初開始復工,但只提供餐飲部分和外賣的服務。」政府於3月28日實施防疫禁令,但Kenny的親子餐廳早在3月初已自行減少一半座位至60座,每張枱的間距增闊至最少1.5米,客人進入餐廳前要先踏上消毒地毯,亦派發搓手液給消費至一定金額的顧客。

    IMG 5294low

    餐廳在政府實施限聚令前已減一半座位和增加間距至1.5米。

    IMG 5270low

    做足防疫和衞生措施以準備復巿後承接消費力。

    「不少食客都歡迎我們的措施,周末也挽回了一點生意額。客人都問何時重開遊玩區,但始終有健康風險,我們暫時都不急於重開。」Kenny指,疫情期間家庭顧客無法外出消費,相信巿場正積存著一定的消費力,他認為疫情過後一定會復甦,對親子餐廳的前境仍感樂觀,因此趁這段時期做好衞生和防疫功夫,日後全面復巿時才有能力承接巿場的消費力。

    租金是最大壓力

    「在正常的日子裡,我們每月經營成本近一百萬元,當中約三成是租金。始終親子餐廳的佔地面積較廣,連帶租金開支亦較大。」加上其他前期成本如遊樂設施及安全認證等投資,Kenny形容,親子餐廳在這期間是「利潤不高而且轉身較慢」的生意。「我們盡可能都不裁員,當然希望業主也能共度時艱,提供較大幅度的租金寬減。」他指,政府月前提供的20萬元食肆資助防基金,業主也提出3、4月減免25%租金,在營業額下跌九成的情況下,紓緩了餐廳的部分開支。他期望,業主可暫時寬減10至15萬元租金,亦不介意稍後分期攤還,同時希望政府提出的「百分百擔保特惠貸款」能簡化申請程序及加快審批,方便他們尋求資金周轉。

    IMG 5289low

    親子餐廳佔地面積較大,有經營者指在疫情期間「轉身」較慢。

    張宇人:去年已呼籲減租

    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回應查詢時指,自2019年8月已呼籲業主減租,當時反應一般,及至今年2月才開始有較多回應,但仍有部分業主堅持不減。「業主也良莠不齊,非人人響應減租,如現在不減,難道要到十室九空才減?」他指出,政府也帶頭減租,當中包括房署、房協商場和郵輪碼頭,至於私人業主是否跟隨,政府只能作出「呼籲」。

    tommycheung

    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指去年8月已呼籲業主減租。(張宇人Facebook截圖)

    政府於4月初推出了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措施,其中一項讓餐飲業經營者按處所面積大小申請租金支助。Kenny指,計法是以牌照列明的面積作計算,以KidsKiss Kingdom為例,食肆牌照並沒包括遊樂區面積,所以即使全店面積逾一萬平方呎,也未能申請最多的220萬元支助。因此,他會考慮改為申請另一項餐飲業保就業援助計劃,用以支付員工的薪金,租金則會透過向銀行申請中小企融資貸款籌集。張宇人提醒,雖然政府提供擔保協助以降低貸款門檻,但申請人仍須考慮餐廳業務的前境和還款能力,才決定是否申請。

    IMG 5258low

    KidsKiss Kingdom的波波池以專用洗波機清潔和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