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5, 週四

Yahoo

  • 【鄺俊宇專欄】當年寫Xanga好治癒 博暗戀對象睇到

    Facebook未出現前的互聯網是怎樣?相信編輯看到這一句也會想一想,畢竟Facebook在2008年左右流行至今已逾十多年,但在這之前,大家是怎樣上網的呢?

     

    首個要提起的當然是Xanga,這是「年代的眼淚」,那是一個我們會願意把自己的日記放上網的年代,為什麼這樣說?你看看現在誰會願意這樣做?這也是一種不知不覺的變化,稍後可以另撰文描述。說回Xanga,那是一本類似網上日記本,可以每日寫一篇,或一週寫一篇吧?然後你的朋友自然會搜尋得到,然後定期入來你的Xanga看你這陣子做什麼,這不是與Facebook相似嗎?不太相似,因為Xanga所寫的往往是發自內心的說話,現在回想起來,這舉動都頗有勇氣,除非你的Xanga是設定不讓人閱讀吧?不然,你所寫的東西始終會有朋友看得見。

     【鄺俊宇專欄】當年寫Xanga好治癒 博暗戀對象睇到

    試回憶一下,你暗戀某人,你當然不能跟他直接說些什麼,然後你在Xanga裡記下那陣子的心情,快樂又好、失落也好,總之你好像非常放心的寫完整份日記,有空的話再加上一些特效(對!特效即是文字會變得閃令令的那種),之後發佈。然後隔不久就再去看看,看看誰入過來讀過你的心事。文字能夠抒發心底裡感受,在Xanga時代,的確令不少人有「自療」感覺,因為你把心事寫出來,已經是放輕壓力的過程之一,只是換著現在,你可以寫但你也未必會選擇公告天下,不然不知道會有什麼情況會發生。

     

    翻查資料,Xanga在2007年的一個統計,當時香港的Xanga帳戶高達37萬個,是全港網誌裡的九成,即當時有在網上寫網誌的,絕大部份是Xanga用戶,對這個網站一定有感情。只可惜網站敵不過時代巨輪,Xanga在2013年出現財務危機,面對Facebook的全球大流行,Xanga基本上已失去站得住腳的位置。

     【鄺俊宇專欄】當年寫Xanga好治癒 博暗戀對象睇到

    Xanga可以說是時代的眼淚,那時候我們大多剛剛接觸互聯網不久,對能夠在家連繫全世界仍然充滿新鮮的感覺。有一個小天地可以讓你寫滿自己的心事,單是想想都覺得浪漫。然而,時代進步,我們也越來越保護自己,一些心事還是留在心裡,寫出來也不能讓太多人看見。這也是使用互聯網的心態上的一種轉變,為何會有這種變化呢?下期再續。

  • 0311

     

    在你逆境的時候,你會看清楚誰是你真正的摯友,她們對你的關心,在你順境時是感覺不會太深。相反在你倒楣的時候,他們連過程也未問清楚你之前,已經站在你那一邊,就算做錯的人是你,他們都會努力鼓勵你,若然那一刻風波還未過,他們樂意陪在你身邊,難過難過,多難過始終都會過。

  • 【鄺俊宇專欄】突然被分手或感痛苦 但慶幸失去不愛你的人

    講分手的人,往往都不會想像到被分手的她,是怎樣捱過那一段天昏地暗的日子。有些分手是無可避免的,但分手的方法呢?尤其那些可以說是毫無先兆的分手,好像昨天還是好端端,但今天你就不再屬於我了,能夠讓一段感情起如此突然的變化,是因為出現了另一個人嗎?那一個人與你是怎麼的了?怎麼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得到?

     

    每當愛情出現第三個人的時候,這往往是傷害的開始,無論對誰也好,結局往往都是痛苦的。但沒辦法,一段愛情的結束,一是感覺淡了,一是另有別人,我們或多或少也曾在愛情裡遇見過這樣的事,一個你不知道是誰的人,然後由你深愛的人告訴你,那個她比你更懂愛他,這情節單是幻想已夠痛,何況當真實發生在某一個人的身上?

     

    被突然分手的你,心裡通常都有無數個問題,你多麼渴望得到答案,那個她是誰?是什麼時候跟他在一起了?她和他又發生過什麼事?那些你沒有參與的經歷裡,他和她又經歷了什麼?對,問題很多,但就算給你問到了答案又如何?你得到真相,卻失去了他。

     【鄺俊宇專欄】突然被分手或感痛苦 但慶幸失去不愛你的人

     

    當愛情與不甘心的感覺糾纏起來的時候,那就注定成為無盡痛苦的開始。你會開始懷疑你自己、你會開始想不通自己做錯了什麼、你會開始因為失去他而連帶自信也失去,看,這刻的你真的很脆弱,但是做錯的人是你嗎?不,做錯的人不是你,但在愛情裡最諷刺的東西,是明明做錯了的人卻不用負責,一句分手就可以把一切責任都處理掉了。

     

    所以,這個如此不負責任的人,真的值得你為他如此傷心?明明你沒有做錯事,卻要不斷自省你到底出了怎樣的錯誤?對,你沒有做錯事,但愛情就是要懲罰沒有做錯事的人,就像你竟繼續愛這個你不應該再愛的人。

     

    明白剛身處分手初期的你,日子是如何的天昏地暗,但請謹記,你失去了一個不愛你的人,但他呢?他卻因為新鮮感而失去了一個多麼疼愛他的人。

     

    圖片:《原諒他77次》劇照

  • 10925

    還記得童年時的遊戲嗎?我是八十後,在智能電話還未發明的時代長大,那時候的娛樂雖沒有方便的屏幕,卻有一雙會四處走的腳,一到週末,我就會落街到公園玩耍。玩什麼?當然要與其他小朋友玩才有趣味,那時候的情形大概是這樣的:一班小朋友在公園本來在玩遊戲,遊戲種類很多,可以是捉迷藏、可以是伏匿匿,大多都是有一個小朋友做捉人的那個,其他小朋友則東奔西躲。

     20191022 10925 k01

    若然你想加入到遊戲中,最好的方法是主動跟在捉人的那個小朋友說:「我想加入,不如由我做捉?」在捉人的那個小朋友大多會欣悉有人願意代替他的位置,畢竟他之前不知已捉了多久,有人來頂替也實在太好了。於是他會「退位讓賢」,讓你加入他們正在進行的遊戲中,有趣的是,你本身可能不認識他們,這也是從前與現在的分別吧?從前要認識加入其他的圈子,易如反掌。現在呢?看來想小朋友落街跑也要哄。

     

    但我仍然相信小朋友是喜歡往外邊跑跑玩玩的,就算屏幕的遊戲再吸引,都比不上與其他小朋友互動的樂趣。那種回憶仍然新鮮,在炎夏裡的公園玩到心也喪,大汗流過不停,然後邊笑邊跑回家,打開雪櫃就拿出那個用汽水樽翻用來裝的冰水,咕嚕咕嚕大口地喝著冰水,再看看客廳的鐘幾多點,若到4、5點的時間,電視機應該是卡通片的時間了,汗也不抹,就這樣紅著臉坐在沙發上,看著今個週末播哪些卡通。

     

    那些真的是令人懷念的時光,至少在現在還記得。你呢?你童年時的畫面又是怎樣的了?

     

    或許,那是我們人生裡最無憂無愁的時間。

     

    //「童年時逢開窗 便會望見會飛大象 但你罵為何我這樣失常」
    P.S.《三人行》;詞:林振強;曲:Margieadam

  • 10946

    上篇專欄《童年時逢開窗》聊童年,收到些朋友來訊,想我再寫多一點。其實說起我們的童年,好可能數十篇文章都寫不完,今篇試聊聊我們童年時玩的遊戲機吧。

     

    作為八十後,經歷八、九十年代的朋友,應該都是紅白機稱霸的時代,那時候,當我還未擁有我人生的第一部紅白機的時候,我是會到屋企樓下的文具店玩遊戲機,沒說錯,是文具店,那時候有文具店會於店內設一些位置,放一部電視加一部紅白機,然後收每位小孩大概五元半小時左右吧?然後小孩們就玩得不亦樂乎了。

     

    那時候紅白機有什麼遊戲呢?當然少不了《孖寶兄弟》系列,這的確是我們的集體回憶,尤其《孖寶兄弟》第三代,主角是可以化身具飛天能力的狸貓(希望沒有錯,至少到現在我仍然認為那是狸貓),在完整的版圖上經歷一關又一關的歷險,那時候沒有什麼上網對戰功能,但不要緊,只要遊戲好玩就足以令你沉醉其中。有趣的是,你總不能在文具店完整通關吧?(要完成整個遊戲,或許需要數小時),這也是當時不少孩子希望把紅白機帶回家的原因吧?

    20191028 10946 k01

    後來,我總算擁有自己的紅白機,玩過的遊戲也不少,印象深刻的還有《龍珠》系列,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童年陰影,為什麼?因為當時紅白機也充斥翻版卡帶,我想我所擁有的卡帶應該是翻版了吧?因為在接近最後一版的時候,我未能在地圖上找到應該要找到角色。在這之前,或許我要先介紹一下,《龍珠》有一系列的遊戲,當中《龍珠Z 3》是陪伴了我一整個暑假的遊戲,它是一個RPG遊戲,你可以想像到主角們要在廣濶的地圖上,找到相應的角色,對話後再觸發下一個劇情。當我身經百戰,終於來到要找尋人造人的那一關,我發現在版圖上卻完全找不到相關人物,我不服氣,於是在地圖上逐格停步,你知道嗎?要在整個地圖上逐格停頓要花我多少時間?我差不多花了一整個暑假的時間,日以繼夜地逐格嘗試觸發劇情,結果你也想像得了,我走遍整個地圖也找不到,這可是一個悲劇。


    不知道你的童年玩的又是什麼遊戲機?不妨又來訊分享一下,聊聊有關歷史,看來你和我都會很有興趣。

  •  【鄺俊宇專欄】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

    上集聊完童年時會逛的青少年中心,忽然想起童年時我經常會報名參加社區活動,這可能是不少朋友的集體童年回憶,例如你童年時報讀過畫班嗎?學過琴嗎?有參加課外活動去學做運動嗎?那時候的活動好像蠻能夠放鬆壓力,而我印象最深而又最喜歡是去宿營。

     

    童年時渴望在家以外的地方過夜玩天光,而宿營正是可以給孩子玩過飽的活動,要留意,宿營不同露營,感覺上相對舒服,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帶齊要替換的衫褲,晚上替換後方便睡覺而已。至於其他要做的事情呢?不,你只需要去玩,營地裡可以玩的都提供了,打羽毛球、籃球、桌球,甚至攀石或繩網陣都可以去玩,記得營地通常有一個規矩,是為了分流大家去玩不同的設施,營地職員會向參加者派發「場紙」,持「場紙」若準時到達某些場地就會獲優先處理,但若過時而出現,名額則開於予其他營友了。

     【鄺俊宇專欄】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

    不知道在讀著文章的讀者有沒有去過宿營?我是真的很喜歡去宿營的人,就連現在寫著這篇散文也在回味中。宿營有荃灣的曹公潭、西貢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鯉魚門度假村等等,香港還有其他更多的度假村吧?但上述3個度假村,我童年時都去玩過,故相對深刻。營地除了球類活動和各項設施外,其實最好玩的應該是晚上各位青少年洗完澡後,一齊擠在睡房裡吃完杯麵,開始玩集體遊戲,然後熄燈講鬼故,都是令人非常難忘的童年回憶。

     【鄺俊宇專欄】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

    童年時有多少次宿營的經驗?印象中好像有數次,人越大就越難尋回當年渴望去宿營的感覺了,但心裡還是想找一個機會再去玩,最重要是能約齊一班好朋友出發。

  • 【鄺俊宇專欄】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

     

    上集講完小學生活,今期想跟大家聊聊公共圖書館的回憶。抱歉,若你沒有在公共圖書館流連過,今期實在難以勾起你的共鳴。

     

    筆者小時候最喜歡流連的一個地方就是公共圖書館,那裡有什麼吸引呢?對筆者來說,小時候零用錢不多,唯獨有的就是借書證,那時候借書證最多可以借5本書(後來逐漸增加,現在好像已可以借8本書了)。

     【鄺俊宇專欄】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

     

    對筆者來說,最大的滿足感莫過於捧著數本書離開圖書館,感覺好像帶了點東西回家,又可以看足一星期(那時候的歸還限期是一星期還是兩星期?不太記得了。)筆者經常忘記的就是還書,每本書逾期一天就罰$1.5,聽起來是很小的數目吧?不,對那時候的筆者來說,這是非常大的負擔。只因筆者一旦忘記還書,通常就差不多一星期,而筆者又喜歡一口氣借盡限額,結果罰款以倍數計,而且罰款需由你親手放進罰款箱,實在非常殘忍。屈指一算,這些年來貢獻給圖書館的罰款應已逾千元,用來買遊戲機也綽綽有餘。

     

    那時候筆者最常借什麼書?首選當然是衛斯理,整個系列筆者差不看看了兩次,由最初期如《藍血人》到後期一點的《迷藏》,真的每一本小說也非常好看,足以讓筆者躲在家中務求要看完才心息,這也同時訓練了筆者讀小說的速度,平均一小時就能把整本衛斯理小讀讀完,所指的非速讀,而是真正的細閱,這本領的確有助筆者日後閱讀繁複的文件。那麼筆者小時候有沒有看愛情小說呢?答案是有的,喜歡看的作家是梁望峰,曾經用他的作品來寫讀書報告。但筆者最喜歡的還是科幻小說,一直渴望能創作一部自己會喜歡的科幻作品。

     【鄺俊宇專欄】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

     

    除了衛斯理,筆者還喜歡一位作家,名叫余過,他的作品對我後來的創作也起了一定的影響,他的《四人夜話》每一本也精彩無比,大家不妨看看,一定能給你非常的驚喜。原來說起公共圖書館的回憶,感覺有太多想講,不妨分為兩集,下集再論。

  • 【鄺俊宇專欄】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

    繼續和大家聊老時光,親愛的編輯們或許會問:「還有新話題嗎?」筆者笑:「太多了,差在怎樣有系統地描述出來。」

     【鄺俊宇專欄】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

     

    今集講講我們小時候的味道吧?一些或許已消失了的味道。還記得「哈廸斯」嗎?這絕對是出賣年紀的問題,其實「哈廸斯」在香港出現過一段短暫的時間,大概是吃薯條、漢堡包和喝汽水吧?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是薯條,因為它的薯條特別粗身,吃起來特別有口感,印象中有炸雞等都屬高水準,可惜在香港出現的時間不算太久就結業了。

     

    除了哈廸斯外,還有東東雲吞麵,大概是90年代的食店吧?一般而言,雲吞麵都不會以快餐店的方式出現,但當時東東雲吞麵的確開創了先河,然而後來也敵不過大環境的變遷?印象中它好像大概在千禧年左右陸續消失。

     

    還有一間叫「馬里奧」的餐廳?筆者沒有吃過,但聽聞都不錯、好吃的。筆者童年時最喜歡的餐廳是「超群」餐廳,對,售賣麵包的那一間,它曾經有一段時間有經營餐廳,正正在筆者所居住的公共屋邨的商場裡,筆者很喜歡它煮的麵食,因為那是自助拿餐盤的方式,筆者當時年紀還小,身軀也不高,餐盤拿到煮麵的攤位,視線正好可穿過廚窗口看著廚師怎樣把麵條放進滾水中煮熟,再倒熱騰騰的上湯,加上蔥花,再拿到我的餐盤上。常覺得若我有機會經營餐廳,我定會把烹調過程整理成相片或影片放在座位側邊,讓食客了解製作過程,我覺得這樣子會讓食客更喜歡吃眼前的菜式。

     

    不知道有沒有讀者吃過「雞髀餅」?這是筆者在一年級吃過的零食,是當時的老師因為筆者乖而送贈的(刻意花三句來繞圈讚自己乖),這零食好像也消失了。其實說起來,不少零食都好像停產了,例如四方果啫喱、有一種像雪糕般的千層蛋糕、綠寶橙汁,還有你和我都應該有吃過卻又會記不起的「金雞片」(雞味的薯圈類東西?)原來不整理起來,我們都不知道有什麼味道已經消失了。

     【鄺俊宇專欄】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

     

    對筆者來說,味道是回憶的錄影帶,每嘗到某種過去了的味道,都會憶起某一段時間的自己。不知道你又有沒有記得一些童年時的味道?不妨電郵來告訴我。

     

    圖片:網絡

  • 【鄺俊宇專欄】與你同渡患難的人  怎能輕輕錯過?

     

    還記得當你身處在人生低潮的時候,誰陪伴在你身邊?難題未必一下子能夠解決,但多一個人陪伴,總是能教你心安,畢竟情緒不穩定,又怎能面對接下來的難關呢?這個人就是擁有這份溫柔,在你感到難受的時候,告訴你「你不只一個人,你有我」,別看輕這一句,這是任何一個身在壞情緒裡的人都想聽見的說話。

     

    難關在眼前,任誰都會壞心情,但正因為你太神傷,於是會更容易忽略看似簡單的解決方向。世上任何問題都有其解決方法,只要你願意一步一步去試就可以。但第一步往往是最困難的,就是你終於提起心情去面對難題,那麼誰能夠給你這一種勇氣?經歷過難關的人會明白,他在旁所說的鼓勵,其實你自己也懂得講,但為何由身邊的他跟你講,能令你多一份實在的力量?這正是陪伴的重要吧?尤其那個是你所喜歡的人。

     

    【鄺俊宇專欄】與你同渡患難的人  怎能輕輕錯過?

     

    面對難關,人是變得脆弱的,但這是你最容易觀察自己的時間,也是你最容易感受誰真正對你好的時間。有些人可以廉價的對你說加油,然後不伸出任何緩手;但有些人卻把你的問題視作自己的問題,陪你一起擔憂,陪你一起想辦法,儘管問題最後未必有100%的解決辦法,但至少他的存在,讓你感到不孤單,要知道心一煩,你根本沒能力應付任何難題,於是有這樣一個的傻瓜,告訴你「別怕,會無事的」是很重要的。

     

    回想起來,每一次的風波過後,你都會看清楚身邊的人和事多一點,明明一個平日看似不太可靠的人,在你遇見低潮時卻看到他的重要,這也是很有趣的過程,曾經與誰經歷過患難,那份互相扶持的感情是不會消失的,人生太短,若然遇見了這樣的一位,你又怎能輕輕錯過?

     

    【鄺俊宇專欄】與你同渡患難的人  怎能輕輕錯過?

     

    當你身處在人生低潮的時候,誰陪伴在你身邊?

     

    謝謝你。

     

    圖片:《愛的迫降》劇照

  • 9735

     

    艾妞很命苦,三番四次遭到拋棄,直至遇上會疼她的大帥哥,她終於感受到何謂溫暖,但誰讓她感受到何謂愛呢?那個人一定是羅義,一個打從心底裡只想她快樂的男人,沒奢望過能夠與她在一起,卻一直不問回報地對她好,只要她開心,他就滿足。

  • 9933

    女孩出嫁了,最替她感到高興的人,正是一直陪著她成長的閨密,閨密是什麼?

  • 0187
     
    「如果你是他,你的心情會如何?」,我們很容易會忘記問這個問題,尤其與對方在一起久了,我們就很容易忘記設身處地,有時候他做得不好,或者作了些決定令你生氣,你與他稍微吵架了,怒氣未消,結果兩人陷入冷戰,看看誰先哄對方誰先輸。
  •  10586

    你知道嗎?這世上真的有人把你放在把自己更重要的位置,這可以是你的家人、可以是你的好友、可以是你的戀人,當你擁有這個人的時候,請經常提醒自己別習慣了這份好。這世上沒有人必然要對你好,但你還是遇見了,上天待你不薄,所以你更需要留住這個對你好的人。

  •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人生裡最無憂無愁的日子,應該是還在讀書的時間吧?那時候不察覺,還抱怨功課與考試太多,但當你出社會工作以後,你就會開始懷念上學的日子。

     

    試細心想想,在學校裡的日子是怎樣過的?可能每個年代也不太相似,我是八十後,成長於八九十年代。如果以九十年代初的小學來說,應該是每班擠滿同學,差不多每班四十多人的課室。你有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坐位,較頑皮的同學或會在自己的枱上留些記號,甚至鑽一個小孔,怎樣鑽?不知道,反正有一個學期的時間,你每天用鉛筆在同一個位置鑽,日子有功,半年後都可以見到「成績」,但當然,這是不允許的,若被老師發現,你可能會被重罰的呢。

     

    課室裡的座位也有細微、有趣之處,有靠牆身的一邊、有靠近窗口的一邊、有最後一排的、有最前一排的,我覺得這些都是較特別的「位置」,當然還有老師前的兩個座位,坐在那裡,注定你要非常留心聽書,通常是最乖或是最「坐唔定」的同學坐,按老師的喜好吧?在就讀小學的六年裡,你或多或少坐過特別的「位置」,又或是在調位時遇上有趣的鄰座同學。這說起來也很有趣,有些後來與你聊得很投契的鄰座同學,往往在初相處時,都是比較沉默,但當後來一熟落過後就不得了,可以一聊就聊上一整天,這也往往使老師安排再調位的原因。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所以說,能成為彼此的鄰座同學是一種緣份,當中有些是投緣的、有些是比較冷漠的,你往往記得誰與你聊天聊到給老師責罰吧?這也是一種福氣,在你沒有帶什麼文具時,有人會願意借給你,甚或你就是負責帶齊文具的那個人,每次由你借給其他同學。

     

    那段日子,當時可能學得太規律,但現在回想起來,能夠每天回到同一個課室、坐同一個座位、見同一班同學仔,這件事本身已經是一份幸福了。

  • 【鄺俊宇專欄】返學回憶記憶猶新 上堂偷做無聊嘢

     

    忽發奇想,今期想跟大家一起回憶小時候的班房歲月,對已經出來社會工作的朋友來說,那段童年時的回憶可謂遙不可及,但其實我們也真的一起經歷過。

     

    我在小學時讀下午班,簡單來說,吃午飯後就回校上課,也因此令我錯過了許多只在下午會播放的卡通片。下午班大概是中午一時前上課,直到黃昏六時左右,小時候或許會覺得時間有點長,但長大後卻非常懷念那段時光。

     

    我在九十年代讀小學,那時候的小學班上約有四十多人,足足坐滿整個課室,每位同學都有學號,你又可記得你的學號是什麼?你又可記得你曾經坐在課室裡哪個位置?那個你或許每天都坐五、六個小時的坐位,你曾經認為有點悶的環境,想不到有一天你也會懷念起來,然後你連回去看一看的機會也沒有。這也對的,你又怎麼可能約齊全班四十多人再回到同一個課室裡,上同樣的一整天課?人生裡有很多這樣的畫面,經歷當刻你不會太珍惜,但後來呢?你才發現規律與平淡當中其實也有不少的趣味。

     【鄺俊宇專欄】返學回憶記憶猶新 上堂偷做無聊嘢

     

    那時候我也有些奇怪的習慣,例如在太悶的課堂裡,我都會偷偷摺紙,對,是摺紙,摺我獨家自創的機械人,然後配合其他文具,就這樣可以玩上一整課(夠奇怪了吧?這或許是水瓶座奇怪男生的特色),每個人的解悶方法都不同,我的方法都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回想起來,出來社會工作後都比較少遇見沉悶的時間了,尤其是智能電話流行以後,基本上「機不離手」,但其實在智能電話未流行之前,我們的生活又是怎樣過的?每次坐長途巴士回家時,我們又是如何打發時間呢?那好像是很遙遠但又很接近的歲月。

     

    小時候想快一點長大,長大後卻多麼想重返小時候,這或許是我們每個人的寫照,若然可回去童年時班房再上一天課,多好?

     

    圖片:《逃學威龍》劇照、《點解阿Sir係阿Sir》劇照

  • 【鄺俊宇專欄】遇上你就好好珍惜 平淡過生活也幸福

     

    平淡是福,在順境時不為意,但在逆境時卻見珍貴。能夠成為彼此的身邊人,這份緣份絕對親厚,回想起來也奇怪,怎麼有人會願意忍受你的脾氣?又怎麼你會喜歡與這一位相處?有時候,真的是人夾人緣,你剛好找對了他,他剛好遇對了你,然後兩人又剛好想過安穏的日子,於是就這樣在一起了。

     

    一輩子說短不短,說長不長,一個會陪伴你數十年的身邊人,這聽起來真的有點不可思議,但天下間不少老夫老妻也是擁有這種幸福,就算有一天兩人都老去了,但仍然陪伴在彼此的身邊,簡簡單單地結伴逛公園、看看日出日落、身旁有孩子樂透地玩耍,好不幸福的畫面。能夠擁有這一種幸福,這已經是幾生修道,常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一個人能夠與你相遇、相知、相戀、相愛,這過程的本身已夠奇妙,怎麼世上千百萬人,你偏偏會與這個人一起寫下同一個故事?

     

    【鄺俊宇專欄】遇上你就好好珍惜 平淡過生活也幸福

    當你擁有如此珍貴的這一位,你會發現你會開始願意緩下腳步來,從前或許會一個人煩著事業、生活、人際關係等等,但當你遇到這個人之後,你開始學懂專注與他之間的世界。遇到壓力嗎?不用怕,有我在,壓力能夠兩份分,一個人自然就會沒那麼苦,這是你從前未有想過的,原來你終有一天真的會遇見這樣的一個人,這個他是會真的把你所面對的事,當成自己也在面對的事。

     

    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是一起進步,不需要像電影般的動魄驚心,只需要每天平平淡淡的過,彼此也健康無恙,這就已經很足夠。我們總是很容易忘記感恩,細心想想,身邊能夠有這樣的一位親愛的,有時候應該要好好感謝他的。

     

    平淡是福,只因你找到了一位甘願與你平淡的人。

     

    【鄺俊宇專欄】遇上你就好好珍惜 平淡過生活也幸福

     

    圖片:《香港愛情故事》劇照

  • 【鄺俊宇專欄】還有你悉心照顧 是恆久不枯的真愛

    人生的幸福之一,就是遇見一位懂得照顧你的人。你從前或許不察覺,反正也一個人活了那麼久,但直到這個人出現,你才發現這世上真的有一個人,能夠讓你的苦也變甜。他或她把你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陪你一起想辦法,努力讓一切的壞也變好,從此之後,你不只得一個人。

     

    伴你富貴容易,陪你吃苦艱難,生命裡總有高有低,在高處時你不察覺陪伴的重要。對,是陪伴,不是誰也會願意陪伴你,同樣地,你容許在你失落時出現你旁的人也有限吧?就這樣,這個人成為了你精神支柱,無論大事小事,你第一時間就想告訴他,而他亦非常樂意當你的聽眾,聽著你生活裡看似瑣碎的大小事。

     

    //「So I say I love you 只有愛恆久不枯 生活在劫難裡 心靈從未給沾污」

     

    愛說容易,實踐困難。我們總容易說愛一個人,但真正的愛是恆久不枯,他不會因為新鮮感過去而冷落她,她不會因為生厭了而疏遠他,真正的愛能克服時間,兩人不會因時間久了而不愛,相反隨歲月的流逝而越愛越堅定,而且不需刻意說出口。

     

    要知道,不說出口的愛不代表不存在,不說出口的愛,有時候反而更實在。

     

    //「即使要蒙著我嘴 我亦可高呼」

     

    【鄺俊宇專欄】還有你悉心照顧 是恆久不枯的真愛

    從前說過最感動的畫面,是一位公公牽著一位婆婆的手,在黃昏的公園裡散步,緩步而行,儘管步伐慢了,但不要緊,兩人就這樣相扶持度春秋,時間彷彿不再重要,反正最愛的人已經在身邊,又何必擔心什麼?

     

    最愛的,應該怎樣去定義?漂亮的她?帥氣的他?要知道歲月會讓一切變得鏡花水月,最實在的愛,始終是找對了最懂得照顧你的人,這個人懂得你脾氣,知道你有多孩子氣,然而她從來不介意,努力讓你變得更好,尤其在你脆弱之時,能找到一個人來依靠。

     

    這個人,你遇見了沒有?

     

    //「全憑愛令我堅持 還有你悉心照顧」

     

    P.S.姜濤《蒙著嘴說愛你》,曲:紹斌/李俊緯/吳周爍;詞:陳詠謙。

     

    久遺了的熱潮,一篇文一首歌,替我們的廣東歌打氣。

     

    圖片:《愛情簽證申請》MV截圖

  •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

    上一集講起流連公共圖書館的經歷,意猶未盡,今集繼續。

     

    我童年最喜歡讀的是衛斯理小說,當時的確非常受讀者歡迎,你可以想像得到嗎?衛斯理小說的書架位置是可以空蕩蕩,是因為太受歡迎了,能借走的都被借走了。當圖書館裡管理員推著待上架的書車來的時候,有些讀者是真的會直接從書車上拿走作品,先睹為快,但當然這做法不獲管理員批准,管理員往往要勸喻書籍未上書架前不要搶,這的確很有趣,那些會搶小說來借的時代。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

    除了借小說外,那時候我還喜歡在圖書館裡借錄音帶(對,真的是錄音帶,因為那時候我的家還未有能讀CD的器材),別以為圖書館借的錄音帶就代表是舊歌,那時候都算是比較追得貼市面,郭富城的《風裏密碼》才發佈了不久,你就能在圖書館的錄音帶架裡找得到,連後來的《唱這歌》也是很快在錄音帶架裡就可以借。

     

    那時候我口袋的零用錢不多,要聽歌只有兩個方法,一是電台,二是到圖書館找錄音帶,若很想留住一些歌曲,唯有在家裡再翻錄一次吧?這情況到後來我擁有人生第一部CD機而有所改變,然而只不過換了不再借錄音帶,而是到圖書館找CD借。試過有一次,我借了一隻CD回家,後來卻不知所蹤,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唯有到圖書館謝罪,結果要賠CD本來大約200多元的價錢。數年後,屋企大掃除,我才發現那隻CD原來跌在書櫃後,但那時候CD都快被MP3取締了。

     

    公共圖書館是我小時候能夠流連數小時的地方,有書讀、有雜誌看、有電腦用(對,那時候圖書館有電腦可以借用,大概每1節用1小時,印象中網速蠻快,吸引了不少市民使用)。後來連漫畫都有了,你甚至可以借《叮噹》、《名偵探柯南》等作品,這的確令圖書館變得更能吸引青少年。只不過時代的轉變也太快了,現在漫畫都可以在網上觀看,在網上找小說讀也不困難,但當太容易得到的時候,你又可有懷念當年有限的借書限額,而且要親身到圖書館才能借走書本的感覺?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

     

    不知道親愛的編輯們有沒有逛公共圖書館的回憶?又不知道,現在的你已經有多久沒有入過圖書館了?有時間,不妨又到圖書館逛個圈吧,或許又會有新發現。

  •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手機回憶 SMS、煲電話粥唔少得

    到底專欄可以連續寫多少期講「老時光」?相信讀者與親愛的編輯都想知道。

     

    筆者對此充滿信心,只因我們有太多精彩的集體回憶,實在值得逐一整理,今次不如講講大家第一部手提電話?對筆者來說,擁有人生第一部手提電話是青春裡重要的回憶之一。那時候應該大概是筆者高中的暑假吧?口袋零用錢不多,要買人生第一部手提電話也不容易,記得要透過當時新興的「拍賣網」(這也是有趣的回憶,當時「拍賣網」近乎什麼都有得競投,你出價了就要待拍賣時間完結,完結時沒有人比你出的價更高,你就得成功的買家,再安排與賣家約交收吧?)筆者第一部手提電話是Nokia的6350?連型號都記得不太清楚,大概是黑白色屏幕,內有經典的貪食蛇遊戲,當時應該人人也是高手,因為大多Nokia手機都只內置這個遊戲。

     

    當年電話費都算合理,惟傳送短訊的費用才令人頭痛,因你需要跟你朋友在同一間電訊公司才能享有「心連心」之類的優惠,何謂「心連心」?即同台傳訊息不用加收費用,不然你跨台傳訊息則需要1元1個,天啊,1元1個,現在使用Whatsapp來通訊的你,可會想像到原來傳短訊要用錢?另外訊息長度不能超過60字,不然當作第2個短訊來計算,結果你當年花了多少錢去傳短訊?

     

    電話通訊方面都有同台與不同台的分別,筆者大約記得當時選擇了的計劃是1,600分鐘,同台800分鐘,不同台800分鐘,月費大約是百多元?(年代久遠,記得不太清楚),聽起來800分鐘同台好像很多似,但若你跟好朋友「煲電話粥」,轉眼就聊光了,那是我們還喜歡「煲電話粥」的年代,話題好像怎樣聊也聊不完,兩邊都不想掛線似的,你印象中聊得最長的「電話粥」又有多久?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手機回憶 SMS、煲電話粥唔少得

    除了短訊與通話的血淚史,還有比較特別的是入電話鈴聲,當時Nokia有讓用家輸入一系列代號而產生的鈴聲,而這些電話鈴聲譜通常在雜誌裡找得到。於是你要很專心的逐一輸入至電話,不能錯,不然你的電話鈴聲會走音。

     

    另外,當時電話流行「換殼」,可以換的機殼實在不少,基本上你到旺角逛一個圈就很多,有些是基本單色的設計,有些則是卡通人物的設計,更少不了是女孩子都喜歡一大串的電話繩(真的很大串,當中包括一系列不知道為何要掛在電話繩上的公仔),以及手提電話的各項週邊產品。

     

    那時候的手提電話雖不能上網,然而我們卻會專心與朋友聊電話。科技進步了,我們現在恍如把整部電腦的功能集中在掌心的電話裡,可是回想起來,科技令我們方便了聯絡,但又沒有令我們方便了溝通?

     

    回憶裡的那部黑白色的Nokia,好像已不知放在哪裡了。

    【鄺俊宇專欄】那些年手機回憶 SMS、煲電話粥唔少得

  • 【鄺俊宇專欄】陪我們長大的兒歌 《美少女戰士》最洗腦

    收到親愛的編輯回信,表示「擰閃卡」都是她的童年回憶,我會心微笑:「怎麼大家都在出賣自己的年紀?」今期繼續說老時光,不如就聊聊我們童年時唱的兒歌吧。

     

    80後的朋友應該不會忘記從前暑假的最後一天,通常是「兒歌金曲頒獎典禮」時間,這真的是每一年暑假結束的象徵,也代表你要問問自己,暑期作業完成了沒有?(筆者試過把未做完的暑期作業照交給老師,報應通常會在一個月後才出現,因為老師要逐本暑期作業查看,應該才輪到筆者那一本吧?在此奉勸各位仍然要交暑期作業的朋友千萬不要以身試法,代價會相當慘重。)

    【鄺俊宇專欄】陪我們長大的兒歌 《美少女戰士》最洗腦

    那是一個兒歌盛世,別以為兒童就代表兒戲,其實作曲、填詞、編曲都是非常有誠意的,我們都會唱的兒歌可以有《美少女戰士》,當年由王馨平、湯寶如、周慧敏主唱,簡直驚為天人,不少帶著牧童笛回校的同學都會試吹奏(這是筆者本人的情況,特別喜歡吹牧童笛);《長腿叔叔》甚至不懂唱,但你都會懂得接「你好嗎?」,那時候不少小朋友都會用這首歌參加青少年中心的卡拉OK比賽;還有一系列由《閃電傳真機》帶起的歌曲,包括《烏卒卒》、《生命有價》、《十二隻恐龍去野餐》等等。而筆者特別喜歡的兒歌呢?滕麗明的《咕嚕咕嚕魔法陣》、曾嘉莉的《百變小櫻》、陳慧琳的《超級小黑咪》吧,都不錯好聽的。

     【鄺俊宇專欄】陪我們長大的兒歌 《美少女戰士》最洗腦

     

    【鄺俊宇專欄】陪我們長大的兒歌 《美少女戰士》最洗腦

    筆者最深刻的兒歌,是一些較特別的兒歌,例如到現在筆者都未能理解的「蒙娜麗莎最怕考試 對佢不好佢會瘋癲」的《蒙娜麗莎小雞雞》,但不理了,到現在筆者還狠狠記住歌詞,就可見這首兒歌的威力。畢竟兒歌真的是陪伴我們長大的伴奏,那是我們還會放暑假,可以無憂無愁在夏天裡,就無所事事地躺在家中的沙發上發呆,電視裡就繼續播著卡通片和兒歌。

     

    真懷念呢。